添加至收藏夹

X

新建收藏夹

完成

新建收藏夹

X

确定

取消

超级IP的世界观设计方法

作者: 陈格雷

2019-08-09 16:02 浏览 · 36583

分享

收藏(114)


“这篇文章准备了四个月,反复修改,七易其稿,不断推迟,直至今天才推出……因为世界观设计,真的是IP开发最难的部分。”


本文探讨的是——



每一个超级IP都有一个独属的世界,

有独特的设定、规则和冲突,

与人心息息相应,

这就是IP的「世界观」


当若干个相近IP的世界联合在一起,

就成了「IP宇宙」


“中国为什么一直很难出现持久的、强大跨产业的超级IP?和过往的内容在世界观设计上的不成熟有极大关系,往往只有故事和人物,欠缺好的世界观和文化符号系统。”这是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说的。


这些年来,我和团队努力将自己的IP向超级IP进军,却屡屡不满意,还想绕开世界观,通过取巧来完成大创作,但就是过不去。


直至最近才明白——想做超级IP,世界观设计是无法绕过的坎、必须跨越的山……


所以当《哪吒之魔童降世》展现出世界观设计的成熟时,真的是非常欣喜,并期待发展为“封神IP宇宙”!


不只是新哪吒,近年来的《流浪地球》、《大圣归来》、《白蛇》、《长安十二时辰》等,都展现出创造世界观及文化符号系统的设计能力,这真的是中国本土原创IP的宝贵进步。


有超强的世界观,即使有好故事好角色,也不足以发展为超级IP,不能成为超级文化符号。


在超级IP的5S原理中,世界观负责完成系统性/生态性的建设。


世界观不系统,IP会是一团乱麻,

世界观无生态,IP没有发展的生机。



有趣的是,很多非内容型的、产品化、文旅型的IP也有强大的世界观,但不一定把世界观做成故事,而是直接体现在产品体验上。


比如芭比娃娃,就是典型用大世界观支持无数角色、却没有故事的超级IP。



自从1959年诞生以来,芭比娃娃IP创造了成千上万的形象玩娃,并创造了一系列配套物件,从服装到玩具屋,构造了一个丰富、日新月异的世界,却并没有故事。


这几年在国内成为潮玩爆款的MOLLY也是如此,各种千姿百态的套装,加上盲盒的方式,使MOLLY极为风靡,自成一个MOLLY世界。



另一个近年在中国快速崛起的潮牌IP魔鬼猫,也是没有故事却有明确的世界观(来自未来一个编号为ZC66星球的外星球,在2666年被横行宇宙的僵尸军团侵占了家乡,通过时间黑洞穿梭到了现在的地球),也有“魔鬼猫吞噬负能量”的价值观,在产业化发展上成绩斐然,发展出上百种品类的数千种衍生商品。



LEGO乐高也是代表,它不仅是玩具,还有用拼装进行创造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能够和各种经典IP进行无限的组合,也能创造自己的乐高世界。



文旅类IP的一大特征,就是一定有自己的世界观和历史文化,并先于文创故事存在,比如故宫,比如奥林匹克运动会,比如桂林山水,比如纽约,比如66号公路,等等。



文旅型IP的特点是——

以自己的世界观为中心容器,

不断容纳各种不同的故事和角色。


最近,我梳理了世界观的组成脉络,

借用了金庸武侠宇宙中的一个概念,称之为——


「IP世界观的六脉神剑」

这六脉两两成对,

分别是“元设定”与“文化母体”、

“规则”与“冲突”,

“情境”与“人与物”,

是IP创造世界观不可或缺的6种动力。


下面一一道来。


元设定


IP的世界观必然有一个元设定,整个世界根据元设定而生成。


最典型的如《流浪地球》,从一个高概念的、极具脑洞的科幻设定出发:“如果太阳急速衰老膨胀,人类能否可以带着地球一起逃亡,去外星系寻找新的家园?”由此创建出一个独特的未来世界,一切事情、人物、场景皆因此而生。


又比如《北京折叠》,整个世界基于一个大开脑洞的设定:北京折叠成几个完全不同的区域,分别由不同阶级和财富的人居住。


《行尸走肉》、《釜山行》等一系列僵尸片或剧都是基于一个设定:有一种僵尸病毒会传染健康人类变成僵尸,并不断吞噬正常人,使人类社会陷于崩溃。


《玩具总动员》则基于一个假设:如果玩具都有灵,都暗中是活生生的会怎样?


各种时间穿越型的故事都是基于时空穿越的设定而创作的。


以上都属于单个创意型的元设定

还有另一种也很普遍,

就是直接创建出整个架空世界的元设定


比如《指环王/魔戒》、《冰与火之歌》、《九洲缥渺录》、《三生三世》等等,结合历史文化或神话再创造一个并非现实的奇幻世界也属于这种,比如《西游记》、《封神榜》等等。


还有一种也是创造世界,但不是完全架空,而是创造一个和现实世界并列的平行世界,与现实相互交融


比如《哈利波特》是魔法世界与现实世界共存,《寻梦环游记》是生的世界和墨西哥亡灵世界共存,《怪物公司》是现实世界的衣橱之内,连接着一个靠人类的恐惧与快乐维系能源的怪物世界,《头脑大作战》则进入人的大脑,创造一个与现实息息相关的心理世界。


其实还不只这三四种,我总结了6种出来,见下图——


这当中,要想成为能创造超级文化符号的超级IP,基本都在上半部,纯现实的故事,是很难做到的。


这是因为——只有创新的文化符号才能成为有自属知识产权的IP。


而文化符号体系是依托在世界观上的,没有创造性的世界观,就无法形成创新的文化符号,将来的产业化延伸就极其困难和有限,很难成为广泛赋能的超级IP。


打个生动的比方,你拍了一部和中秋节送月饼有关的现实电影,也许这部电影拍得非常好、非常感人,人物角色也不错,但你是不可能因此就独占中秋节送月饼这个文化符号仪式的。


文化母体


文化母体和世界观的元设定息息相关。


所有成功的世界观元设定,一定是依托在某个现成的文化母体上,其文化母体在民众中的影响力大小,即共识度,决定了这个世界观下的IP有多大的成功。 


下图是我找出的一些经典IP与文化母体的关系——



国产动画电影双巨擎,新哪吒依托于封神和哪吒,大圣归来依托于西游记和孙悟空,还有长安十二时辰,依托于人们对唐朝文化的向往,之所以备受赞颂,就是因为其对唐朝文化母体的展现,要明显强于同类的《妖猫传》和《狄仁杰》系列。


即使是一些架空型的超级IP,其文化母体也是有很深厚民众基础的。


比如,《冰与火之歌》依托于英国历史上红白玫瑰战争的史实,并结合了西欧和北欧的大量典故传说。同样依托于西欧和北欧神话传说的,还有《指环王/魔戒》,特别是其中的白衣巫师、灰衣巫师,完全就是古凯尔特人的巫师体系。


《哈利波特》的魔法师世界也不是生造的,而是罗琳融合了千百年来的巫师文化母体,其中的每一个道具、神器、法术,都有典故存在。


超级IP结合文化母体,有两个基本规律——


一是,往往一个IP里不只有一个文化母体,而是多个。比如《哪吒之魔童降世》同时有封神和哪吒的经典神话,与现代二次元新潮人类文化在内。


又比如在漫威宇宙里,同时有神话、新科技、外星、当代传奇等多种文化母体存在,雷神是北欧神话的,钢铁侠和绿巨人是新科技的,银河护卫队是外星的,而美国队长则来源于二战,还有奇异博士有藏传佛教,等等。


多个文化母体共存的好处,是不同的结合本身就能产生创新,而这些创新的基础,又都是老百姓所熟悉的。


二是,成功的超级IP,基本上都来自幻想化文化母体,而非现实化文化母体


回到刚才提到的中秋节故事,只有当你用幻想力重新演绎了中秋文化,至少让嫦娥或吴刚、玉兔有新的形象,并有新的想象化故事创新,你才有可能独占你创造的新符号的知识产权,也就是IP。


我曾在某一篇文章中说过,文化母体分为现实化和幻想化两种文化母体,想创造超级大IP,主要是靠依托幻想化文化,或者是现实文化母体的再创造魔幻化、科幻化。纯现实化的、以真人为主的IP,很难创造新的文化符号。


因为,超级IP其实就是超级文化符号


规则


世界观仅仅有元设定是不够,还要根据元设定和文化母体的特性,按照一套严谨的逻辑,设计出整个世界的运行规则,并完全围绕元设定展开,偏离越大问题越大。


电影《长城》的问题就出在不尊重元设定产生的逻辑——


元设定是有大怪物饕餮的存在,但除了这个产生了长城,在电影呈现的日常生活中,完全感受不到有大怪物饕餮的逻辑存在。


在电影《长城》里,世界的风景、日常生活、社会矛盾,和元设定关系极弱,饕餮的存在只是流于形式,整部电影是“混搭”出来的,不是浑然一体,整个是脱节的。


这些问题在《哪吒之魔童降世》得到了很好的解决,新哪吒中的所有社会关系、所有人物关系矛盾、所有人物的成长和情节冲突,都紧扣在封神IP世界的运行规则中,与其降生的设定紧密相关。


所以我们才说,中国电影的世界观变得成熟了。


但和世界顶尖水平还是有差距——电影《疯狂动物城》就很好展现了如何让元设定,以一套完整逻辑展开,生成了“动物城”的整个世界是如何严谨细密的,并充分展现了“规则逻辑”的定律——就是不凭空乱造,所有的规则,都是现实常情的种种投射


《疯狂动物城》是将现实中美国的多元化种族社会,在创想世界中按照肉食动物、草食动物的分类,以及不同动物的身材,进行了清晰完整的划分。


而最绝妙的是,这同时又形成了一套新文化符号系统,不仅是动物的差异,还有气候、大小的划分,极其清晰、明了、可见,并通过反差,产生极多的笑点。


比如黑帮大佬的打手们都是身材巨大的熊,而自己则是一只小鼠;树懒成了车管所办事员,其动物特性的缓慢,与行政低下的作风高度一致,还起了个极具反差的名字“闪电”。


由下图可见,世界观的规则可落地,必须外接文化母体,内接故事与情感内核,实现高度一体化逻辑,才能让文化符号体系建立起来。



总之,要想世界观令人信服,必须按严谨的逻辑,以元设定为种子去搭建整个世界的时间、空间、人物,才能成为真正有生命力的世界,并且只要做得好,自身就能产生无数有趣的生活细节和彩蛋故事。


冲突


和一般现实型作品,冲突往往来源于人际关系矛盾不同的是,超级IP的作品,其冲突必须来源于世界观和规则本身——


基本上所有能成为超级IP的作品,冲突都来源于此,换句话说,如果一般有强世界观设定的作品,其冲突不来自元设定的规律,那这部作品基本上就崩塌了。


这正是《无极》之所以让人失望的根本原因:只搭了一个漂亮的世界,光怪陆离,元设定和规则却缺乏张力,让故事的核心矛盾无法落在此处,让人记住的,只能是对一个馒头的记仇,和“跟着你,有肉吃”这种没有世界观也存在的人际关系上。


反之,哪吒之魔童降世,根本的冲突就不是来自人与人,而真的是主角哪吒作为魔丸,产生魔性与人性的对抗,以及被元设定锁定的宿命,即“我命由我不由天”,而另一主角敖丙,冲突也是来自一方面是灵珠的善性,另一方面是身为妖魔的宿命。



哈利波特故事的核心冲突,则是西方式的,就是主角与伏地魔,围绕魔法师身份和社会地位产生的两种价值观冲突。


玩具总动员中WOODY烦恼,其实是身为玩具的使命,与其他玩具及宿命之间的烦恼,构成了全部四部片的主题线,最终到第四部,以摆脱玩具身份、进入自由而彻底解决。


所以,光有元设定和规则逻辑,是不足以成为故事的。


人性和规则、元设定发生冲突,才产生了故事


正因为如此,超级IP的价值观,往往不在元设定和规则中,而是在冲突发生中


仅仅是人变成僵尸是没有价值观的,怎样摆脱僵尸,才会有价值观。


哈利波特仅仅是人从变成魔法师是没有价值观的,怎样和伏地魔斗争才能体现价值观。


这也是我一直觉得《鬼吹灯》、《盗墓笔记》在世界观和价值观上设计有欠缺的原因——仅仅是怎样盗墓、盗墓成功,冲突只来自盗墓的阻力,价值观和情感力度是不够的。


总之,冲突的根源力度,决定了超级IP的强度。


情境


所谓「情境」,是世界观里空气的人情味道。


情境和整个IP的情感内核息息相关,而情感内核是什么?情感内核代表着世界观的最终人性本质。


等等所有这一切,都要和情感内核扣在一起,不然就会生硬而没有共情。


比如新哪吒之魔童降世,表面上看,世界观的法则是神仙界为超脱、人界为善,妖魔界为恶……但在“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情感内核下,每个角色,无论人还是魔、仙,都是正中有邪、邪中有正的,不能根据身份来决定善恶。


而真正的善恶之分,落到了是否有“爱”,以及是否愿意为了“爱”而牺牲自己。所以存在的意义,在于找寻自我价值,并为此值得反抗命运。


最明显的昭示是——结尾魔丸和灵珠虽然在抗争中失去了肉体,却仍然复活再生。何为生存?在这里得到最价值化的彰显。


总之,核心设定、时间、地点、人物、故事、逻辑、细节……这些都需要经过情感内核的一次过滤和取舍,最后留下来的、呈现出来的,就是情境。


有了情境,世界就不仅是物质化的,而是情感化的,进而形成一种审美、一种文化。


情境也决定了观众观感上的对与错、善与恶之分。


其实任何故事都有情境,即使没有独创的世界观,也依然有情境。


小情境小世界,大世界观大情境。


一个世界观下可以展现无数种东西,最终呈现什么,以什么样的风格呈现,就是情境所决定的。所以,建设一个世界首先是用情境去舍弃,然后再建设。


当观众看一个超级IP风格的作品时,首先感受到的一定是情境,因为情境是像空气一样的存在。


这种空气既是情感,也是美学,是氛围,也是态度。


《行尸走肉》的情境是在废土和末世中有尊严地生存。


《哥斯拉》的情境是对核武器的恐惧。


动画电影《白蛇缘起》的情境是人妖不顾一切之恋,这个和经典原传说一脉相承,所以尽管故事和人设有大变动,观众依然觉得这是忠于原故事的。


漫威和DC都是超能英雄的故事,但情境大为不同,漫威更加通俗、阳光和傻气一些,DC更暗黑和哲理一些,当然,在IP宇宙过程中屡屡受挫的DC,在最近的几部新超级英雄电影中,不得不修改了情境,结果更受欢迎了。



总之,情感内核决定了这个世界生灵的诞生的意义、存在的意义、以及死亡的意义。


光有各种创意性的想法是不够的,需要一个灵魂,像一颗强大的磁石、将所有的想法归结到一个情感共鸣点。一旦发现世界观的设计不打动人,一定是情感共鸣点不够给力,这种情况十回有九回都会发生,只能回过头来,去找到、去挖掘出真正独特、有创意的情感内核,然后创造出相应的情境。


人与物


在超级IP中,人、物、景观都不是普通的,而是文化符号体系里的角色、道具、场景,这些既是故事的组成,也要和世界观及背后的文化母体紧密结合,并做出创新。


如果不能让人与物形成创新性的文化符号,那IP的新世界观还是无法真正落地。


在设计世界观中的“物”上,最成功的当然是精灵宝可梦,它有成千上万种口袋妖怪,皮卡丘和可达鸭等更是风靡全球。



在设计世界观中的“人”上,最成功的确实是以漫威/DC为代表的超级英雄。它们有成千上万的、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超级英雄库,而且个个都有自己鲜明的文化符号识别,以及独特的能力和使命。


在这里,还特别想提提“流浪地球”,说实话,流浪地球在“人”的塑造上不算特别成功,一个是偏于表面,二个是符号感欠感。


但是,流浪地球在设计世界观的场景上,确实是一绝,将一个冰封千尺的、流浪地球中的中国风景,创造得极为出色,也是全片最打动人的地方:我们最熟悉、最有感情投射的“家园”,在新的元设定下,做到淋漓尽致的感觉。



要像设计游戏一样,设计世界观中的人与物,才能设计出系统化的、可以落地、可以延伸出内容外的文化符号。


简单来说,就是要做到符号指代感、道具感、仪式感。就好比“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两位主角,可以用最简单的额头上的符号来指代;而所有关键的物品,都是有象征意义的、功能性的;而关键的场景是可游戏性的、互动的。



但是,这部分的设计一定是最后考虑的,一定要先将前面的设定、规则、冲突、情境设计好,并与文化母体深深连接好再做。


不然的话,就会出现世界观准备不足,靠砸钱和一堆大明星来补的恶局,其实是修补不好的,比如爵迹、长城等。



总结IP世界观的6脉神剑——


1、元设定尽可能独特、创新、高概念。


2、要有强大而现成的文化母体作依靠,以旧带新。


3、世界的规则一定要逻辑严谨、自然合理,确保世界观下的生活质感,否则人们无法持续的沉浸。


4、冲突要与核心设定紧密相关,最好是人性与世界规则的冲突。


5、要营造出高共情力而独特的情境,依此进行取舍,决定风格美学。


6、把人、物和风景,当成文化符号系统来设计。


IP的世界观博大精深,

本文只是探索的开始…

这文章很赞

收藏(114)

分享

评论(1)

陈格雷

泛IP时代的思想、方法和案例,尤其是对孵化IP的思考……

累计发布了10篇文章

IP化的8种原型角色

中国的差距在哪?全面点评日本的城市IP形象

热门招聘查看更多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二维码 下载APP
关闭

意见反馈

关闭

案例认领

关闭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
手机

验证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关闭

用户注册

用户

密码

密码

关闭

忘记密码

密码

密码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关闭

账号申诉

已有账号? 立即登录
用户名
手机号
邮箱

关闭

忘记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
验证码

验证码

返回登录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信息已提交:

我们会在1-3个工作日内审核完毕,并用
邮件通知您,请耐心等待,谢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