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至收藏夹

X

新建收藏夹

完成

新建收藏夹

X

确定

取消

我为什么成为媒体人?11位记者职业生涯的“顿悟时刻”

作者: Carol

2019-10-08 08:00 浏览 · 16739

分享

收藏(35)

本文已获得腾讯全媒派(公众号ID:quanmeipai)授权。


如今,全球媒体人都在“头秃”:报业危机的唱衰论调不绝入耳,技术变革刺激着新闻编辑室创新,媒体人需要在工作中不断学习,掌握复合技能……

是什么支撑你走下来?又有哪一个时刻让你醍醐灌顶?本期内容独家编译哥伦比亚新闻评论(CJR)对11位资深记者的采访,分享他们职业生涯中的AHA时刻,共勉。

*注:Aha moment,“顿悟时刻”,由德国心理学家及现象学家卡尔·布勒首创,定义为“思考过程中一种特殊的、愉悦的体验,期间会突然对之前并不明朗的某个局面产生深入的认识”。


Vanessa Grigoriadis

《纽约时报杂志》/《名利场》,撰稿人
 
我一直认为,应该由报道决定故事的角度,而不是故事决定报道。直到2009年,我在为《纽约》杂志撰写Facebook的封面文章时,才意识到倾听受访者讲述故事这件事情的价值。

我告诉Facebook的公关,我想写一篇关于Facebook重塑友谊的文章。但当我拜访他们时,发现他们谈论的全都是Facebook对用户隐私做出的贡献。我意识到这些受访者无意中引导我找到了一个更好的角度——去讲述有关数字所有权的故事。很快我将我的想法与他们的观点相融合,形成了新的文章。

当记者已有选题时,重新操作一篇报道的确会让人十分焦虑,但经验告诉我,推倒重来的故事确实更好。

Hadas Gold
CNN,记者
 
我的一位编辑曾告诉我,写报道时,可以想象你是在用一句话告诉你的朋友或同事发生了什么事,以及为什么这件事很重要。没必要把5W元素一股脑地都写在第一句话里,更重要的是告诉读者为什么这件事很重要,为什么值得他们继续读下去。

但另一位同事也曾经告诉我,“整个故事都是属于你自己的——从标题,到照片,再到字幕。编辑或制作人或许在文章的发表和传播中发挥着一定的作用,但最终面对观众的是你自己。你需要确保,报道中的一切从你的标准来看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Andrew Rice
《纽约观察者报》,特约编辑


25岁时,我搬到了纽约,为《纽约观察者报》(New York Observer)工作,期待成为一名真正的作家——可以自由使用斜体、省略号,甚至偶尔用上感叹号的作家。但我很快意识到,即使在这里,我也并不能任意发挥个人风格。
 
我当时的工作是负责报道纽约商业地产。这对我来说并不容易,因为我对房地产、商业,甚至是刚落脚的纽约,全都一无所知。更可怕的是,我面临着无情的竞争——无数日报和周报在这座城市立身,而我的工作是每周在曼哈顿房地产开发商的圈子里寻找一个故事——最好独家且有冲突性。

“有一个很简单的操作公式,”编辑在我上班的第一天告诉我,“主角,加上对手。”

经过挣扎与锤炼,我最终在中央大街60号法院找到了诀窍。在这间法院的地下室,第103B号房间,摆满了长木桌和一排电脑,公众可以用它来查询诉讼案件。即使以2000年的标准来看,那也是一套很老旧的系统,但十分有用,只需要输入名字,就可以得到一大堆诉讼案件。我把它们的编号记下来,交给档案室的工作人员,随后他们会把具体的文件返回给我。

控告、物证、宣誓证词......这些文件中埋藏着许多秘密:事关存亡的斗争、精妙的骗局、董事会的秘密等,它们可以被写成新的故事。纽约是世界金融之都,即使只是一个县级法院,也充斥着奇异的纠纷。而这些纠纷,在这座小镇上,并没有引起多少记者的注意。

在我后来的职业生涯中,这个方法被证明是一笔历久弥珍的财富。虽然如今的法院已经启用数字系统,去地下室翻找资料已经没有必要,但每当我需要挖掘深度材料时,我仍然会去那里——长木桌、旧电脑,系统仍然破旧,老方法也仍然有效。

Rachel Syme
《纽约时报杂志》/《纽约客》,撰稿人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明白,比起传统的报道工作,人物报道更像是一种“倾听练习”。

在传统的报道工作中,你是贪婪的,想要跳进泥坑里把故事拽出来。你会感觉脖子背后发痒,要么抓到它,要么就得承认自己感觉错了。但是在人物报道中,你必须学会沉默,有时你甚至不确定故事将会是什么。

过去,我常常在采访前做海量的准备工作,在会议前把所有问题写在笔记本上,这样我就能把它们全都背下来,确保不会漏掉任何东西。

但有一次,我把笔记本落在了酒店,虽然忐忑但也不得不空手进行采访。最后发生的事情却让人意外,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专注,完全忘记了我“应该”问什么,而是和受访者自在地对话,填补沉默的,是我们真正想要探讨的话题。

现在,我仍然会做准备工作,但我都尽量提前一周完成,然后将其内容内化;有时候,我甚至没有笔记,只在心里有一个大概的草稿和框架。采访中总是会有曲折,但那些沉默和空白,却往往是对话中最有趣的部分。

Alice Lloyd
自由撰稿人,前《旗帜周刊》特约撰稿人

在职业生涯中,我的两篇人物稿改变了我的报道方式。我开始明白没有什么比人性更复杂,在人物报道中,最大的挑战就是观察你能观察到的一切。只有理解每个人的立场,才能得到关于故事的最真实的版本。当主体是一个有争议的公众人物时,将偏见抛诸脑后就显得更重要了。

从那以后,我开始更加深刻地理解潜藏在每个人表面行为背后的个性和经历,我也逐渐变得更喜欢“报道”本身,而不是发表意见

Jim DeRogatis
记者

早先在《泽西日报》做记者时,我遇见过两位天才的编辑,Margaret Schmidt和Pat Donnelly,他们俩对我说过同样的话:“有时是你选择故事,有时是故事选择你。

我记得他们说,作为一个记者,你在这座城市里生活,每一天都应该擦亮眼睛。因为在公交车上,吃午餐时,公园遛狗时,去自助洗衣店洗衣服时,你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在讲故事。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

有时候是你选择了故事,有时候是故事选择了你,不管怎样,如果你不保持聆听,你就不算是一个记者。

Leon Neyfakh
Fiasco播客,主持人
 
《纽约观察者报》的Tom McGeveran曾经告诉我,过渡句是傻瓜才用的东西。你只需要从A讲到B,没有人关心是不是有一些“结缔组织”来粘连它们。

很多年后,我在博客行业里重新学到了这一课。平顺的过渡在音频中是致命的,因为人们常常会走神;而尖锐的过渡(或者说“无过渡”)实际上会让他们重新集中注意力。同理,如果你试图使一篇文章在转换段落时显得天衣无缝,你的读者反而更有可能感到迷失,不知道他们读到了哪里。


Stephen Rodrick
《滚石》杂志,高级作者

大约2000年,我为一家男士杂志撰文。为了写一篇文章,我有一整个赛季的时间都和爱荷华州一个高中摔跤队呆在一起。我先花了大约五到六周的时间和他们熟悉,然后开始重点关注其中一个很“危险”的孩子。他性格非常可怕,是那种和女朋友吵架了就会用拳头锤烂厕所墙壁的人,但在摔跤这类“你死我活”的竞技运动中,又非常有帮助。

有一天,他开车带我在小镇上兜圈,并为载着一位作家而感到自豪。他说他想在前女友家停一下,按了门铃无人应答后,他和我聊了聊。

“等你见到她妈妈再说吧,她是个有魅力的‘熟女’(MILF)。”

我当时并不知道MILF是什么意思,得到解释后,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细节词汇,可以展现这个孩子的调皮个性。于是我把它写进了文章里。那篇文章的终稿大部分是关于他备受困扰的人生,以及在州决赛告败后的一年生活。

文章发表几天后,我接到了男孩妈妈的电话,她哭了。那个故事中有很多不入耳的词语,但震惊她的是那句“MILF”。

*注:MILF,是英文Mother/Mom I'd Like to F**k的首字母缩写,是指性感、丰满、有吸引力而惹人歪想,最少已将近30岁的女人。

“你不知道这样的话会给一个小镇年轻人造成怎样的影响。”

她说的是对的,而我之前却没有在意。我一直在捕捉更多的细节,试图让文章变得更好,却忘了它有可能让某个人的生活变得很糟糕;我从来没有删掉任何一个我认为关键的细节,但却忘了我写的是有血有肉的人,不该将他们最糟糕的时刻刻意捕捉下来。

这件事让我彻底明白,即使在讲究客观真实的新闻业中,一点点“善意”也弥足珍贵。

Prachi Gupta
自由记者

一位编辑曾经告诉我一个窍门,听起来很傻,但很有用:当你发现很难写清楚文章或其中某个观点时,试着大声说出来。你可以一个人在房间讲话,必要的话甚至可以录音。

有时候,人很容易被困在自己的想法里。但大声说出自己观点会让你摆脱思维的框架,不再纠结于措辞。你可以把你录下的话誊抄下来,然后以此为基础再进行写作,这样会更易于理解。每当我陷入思维的“浆糊”时,我都会这样做,它能帮助我以一种更清晰明了的方式写下我的想法。

Vicky Ward
CNN,高级记者

我曾经的导师是英国《每日电讯报》的特稿编辑。那时我刚从大学毕业,写了第一篇文章就被她叫进办公室。

“你写得很清楚,这很好。但你会报道吗?”她说,“为了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记者,你必须具备走进一个全是陌生人的房间然后挖掘出一个故事的能力。谁都可以报道一起火车相撞的事故,但真正见本事的是走进一个挤满人的房间,带着一篇足以发表的报道走出来。

我当时问她,“那写作呢?”她回答我,“写作不过是锦上添花。

我一直铭记着这句话,它提醒我报道的重要性。随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被派到各种各样“挤满人的房间”里去挖掘故事,那是一段非常有意义的训练。


Nicole Cliffe

自由记者,育儿专栏作家

Edith Zimmerman,The Hairpin网站的创始人和编辑,给过我一个听起来非常简单的建议:你文章真正的最后一句话应该是倒数第二句,而最后一句的出现通常是因为你对倒数第二句不够自信。但是80%的情况下,如果你去掉最后一句,文章会更好,而且更符合你本来想要的样子。

在后来的职业生涯中,我发现这往往是对的。

听完11位记者的讲述,你是否有“aha”的感觉?在媒体人的道路上,面对冲击与挑战,我们相拥前行,或有迷惘或有失望,但职业生涯中那些星星点点的“顿悟时刻”,却像灯火般,支撑我们坚定于此刻,感受职业的平凡和伟大。

关联公司:Tencent 腾讯

这文章很赞

收藏(35)

分享

评论(0)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二维码 下载APP
关闭

意见反馈

关闭

案例认领

关闭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
手机

验证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关闭

用户注册

用户

密码

密码

关闭

忘记密码

密码

密码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关闭

账号申诉

已有账号? 立即登录
用户名
手机号
邮箱

关闭

忘记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
验证码

验证码

返回登录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信息已提交:

我们会在1-3个工作日内审核完毕,并用
邮件通知您,请耐心等待,谢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