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至收藏夹

X

新建收藏夹

完成

新建收藏夹

X

确定

取消

浮浮沉沉,移动互联网的激荡十年

作者: 老虎讲运营

2019-10-14 21:55 浏览 · 4252

分享

收藏(2)

从09年到19年,移动互联网的十年,对某些人而言是那么的漫长,跌跌撞撞始终逃不出命运的桎梏。对某些人又是那样的短暂,短短一瞬尝尽人间酸甜苦辣。不管情愿与否,十年的历史车轮已经驶过,我们互联网人的每一个行为,每一个决定都定格在了历史中。那些悲伤、嬉戏、怒骂、功成,仿佛那么远,又仿佛那么近。


过去十年是社会大发展的十年,也是移动互联网从无到有,到瓜熟蒂落的十年。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如同午时的太阳,正值鼎盛年岁,看移动支付、网络购物、即时通讯、大数据等成为基础设施,影响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当下看,我们习以为常,我们见惯不怪。从十年的纬度看,这里面有太多的颠覆值得我们去回味,去品茗。


移动互联网的十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十年,大家跟随我的脚步,把时间拨回2009年,让我们乘坐时光加速器,来一睹移动互联网这激荡十年发生的点点滴滴。

第一部分:萌芽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了解移动的互联网的发展,无论如何都回避不开移动互联网发展起来的基础设施:网络和手机。2010年3G,2013年4G网络的商用,为移动互联网的腾飞奠定了基础,没有网络速度的提升,就不会有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不会有视频通话、扫码支付的诞生,毫秒级的延迟,让这些科幻片里的场景成为现实。


08年9月23日谷歌G1手机的发布,移动互联网的萌芽破土而出,G1手机全触摸屏的设计,侧滑按键,在现在稍显过时的造型,在那时无疑是划时代的。09年的手机市场,功能机是主流,诺基亚市场份额在30%以上,那是一个按键手机称王称霸的年代,没有人会想到一代枭雄诺基亚会没落,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颠破不变的真理:无论多大的巨头,在科技发展的洪流面前,跟不上时代步伐,都将被淘汰。


诺基亚抱残守缺,死守着塞班系统不放,而谷歌2005年收购安卓,完全拥抱互联网,苹果在2008年发布iPhone3手机,在2010年6月8日发布了苹果有史以来最为经典的机型:iPhone4,那个时候有一台iphone4不知道是多少人的梦想。毕竟在手机均价两三千元的市场,一部五千元左右的全触摸屏手机,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在苹果6上市的时候,甚至发生了让人啼笑皆非的事件:肾六。


谷歌G1手机是由宏达电子制造,简称宏达电,是曾经的一方霸主HTC。HTC真正的算是踩到了移动互联网的第一波红利,其在2009~2010年两年间,趁诺基亚的决策失误和苹果在国内还未完全普及时,一鼓作气推出了G2到G10一系列机型,每一款出来都惊艳了市场,在那个很多人还没见过触屏手机的年代,这些手机就像来自未来的产品一样,甚至一款山寨的全触屏手机都能卖出三四百元。


而HTC做工精良,进入智能机市场犹如进入无人之境,根本没有竞争对手。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他们制定出与苹果完全相反的策略:机海战术,制造出的每一款手机,就像一台台的取款机,那是一个多么让人神往的赚钱时代。在2011年HTC当家人王雪红被福布斯评为“台湾首富”。当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机海战术最终为HTC的没落埋下了伏笔。


猪在风口都可以飞起来。提出这句至理名言的雷军,在2011年8月16日发布了第一款小米手机。如果时间点挪到现在,让雷军做同样的事情,结局一定是南辕北辙。也是借着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小米一飞冲天,米1限购,米2限购,米3限购,小米出的每一款手机都成为爆款,一机难求。虽然在16年经历过手机销量大幅下滑的窘境,好在及时调整了策略,依靠海外市场的销量扳回一城,并最终于2018年7月9日在港股上市,造出了一大批千万富翁。

第二部分:起步

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安卓系统、IOS系统这两种全新生态的诞生,带来了无限的机遇。我们总吐槽别人,如此简单的商业模式,小学生都看的出来,当时的人怎么就想不到呢?事实上,在2012年移动APP呈爆发式涌现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未来的路要怎样走,也不知道做的APP如何赚钱,只是沿用互联网的老思路,有流量就不差钱。不管未来如何,先把流量攒到手再说。


应用市场作为APP分发的主入口,在开发者尚未盈利时,早已经赚的盆满钵满。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当时的安卓霸主:360手机助手。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是被投资机构吹起来的,移动互联网的起步同样被资本瞄上了。只要有一个PPT,只要产品有用户量,几百几千万的融资分分钟到账。融到的钱花到了哪里?买量上,360手机助手在2013年用户量超3亿,坐拥应用分发的半壁江山,收钱收到手软,成为360公司的现金牛。


传闻周鸿祎从偶尔过问下360手机助手的运营,到每周参加他们的会议,足见业务发展的快速和盈利能力之强。应用市场里面的另一个霸主,91手机助手,这个产品大家可能比较陌生,但是百度以19亿美元的天价在2013年7月把91手机助手收于麾下,震惊了整个互联网圈。事后证明,这个是一个血亏的买卖,2017年,91手机助手传出了裁撤的传闻。


应用分发的入口在移动互联网起步阶段被视为流量的入口,谁掌控流量,谁就有话语权。百度急于控制流量而做出错误的决策无可厚非。同样想掌控流量的还有让开发者闻风丧胆的鹅厂:腾讯。基于QQ的海量用户,腾讯在推广应用宝时,具有了先天优势。如果说360手机助手是蹭了装机红利,那么装机红利消失后的接棒者无疑是腾讯的应用宝了。


在2015年1月,应用宝的月活用户量超过360手机助手、百度手机助手等,以27.5%的用户覆盖率居行业第一。应用分发入口之战就此落幕?非也,人算不如天算。互联网公司正在踌躇满志的喝香槟庆祝时,他们却忽略了应用分发真正有话语权的幕后BOSS,不是软件巨头,不是搜索巨头,而是手机制造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有人会问了,为什么09年智能手机就普及了,到2015年,6年时间过去了,手机制造商都没有做好应用商店,难道再给两年时间就能做好吗?答案是的。手机制造商做不好应用市场,一是忙于硬件开发,无暇东顾。二是对应用市场的盈利能力持观望态度。随着应用分发市场的盈利方式趋于成熟,各大厂商见有油水可沾。纷纷试水自己的应用商店,2015年6月魅族应用商店和37游戏的代运营合同到期后,就立刻收了回来自己做。


最有标志性的事件是2014年8月1日硬核联盟的成立,硬核联盟由oppo、vivo、酷派、联想、金立、华为、魅族组成,这些安卓手机制造商结成的联盟,在当时并不被人看好,也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重视。那时还是360手机助手和应用宝的天下,不曾想,一两年之后,每年的ChinaJoy,硬核联盟的势力和话语权变的越来越大,相应的是360和应用宝的日渐式微。就此,应用分发市场的格局才尘埃落定。


相较于安卓应用分发的群雄逐鹿和硝烟弥漫,IOS系统要平静的多,由于苹果商店的运维远在国外,接受不到国内商务传统方式的洗礼,不存在走后门的情况,是公平公正的生态,也是用心做产品的开发者最向往的平台。在国内应用分发市场普遍采用五五分成的情况下,苹果应用市场以其三七分成(开发者拿七)的方式,更是成为应用分发市场的一股清流。传说某厂独代产品的分成比例去到了一九,不好意思,这里的一是开发者的。

第三部分:占坑

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移动互联网的崛起,最先感到凉意的是互联网巨头,以BAT见长。为了不在移动互联网领域被落下,凭借在互联网时代的积累(主要是有钱了)。腾讯首先提出了赛马机制,在移动端产品上,同一个类型的产品多个团队开发,只要有一个在市场中站稳了脚跟,对腾讯而言就稳了。


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微信的诞生和发展,微信在2011年1月面世,2012年3月用户量突破1亿,移动互联网真应了雷军的那句话:快、极致和口碑。微信一年取得的成绩相当于QQ过去十年的积累。而因赛马机制出局的另外一款即时通讯软件,制作人含泪说:我们只比它(微信)晚了一个月。


移动互联网的占坑之战,是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式的发展。坊间说,移动互联网用一年时间,走过了互联网五年的路程。微信用户量过亿后,马化腾也不无骄傲的承认:微信让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基于微信诞生的公众号、小程序、社交广告其商业价值以亿为单位,腾讯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和深圳相隔1300公里的杭州,也有一个坐立不安的大佬,马云。阿里巴巴在电商领域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但有个前提指的是在PC端。在移动领域如何做电商,2014年之前无人知晓。移动端和PC端完全不同的产品形态,如果照搬PC样式到移动端,无论是体验还是流程都很难尽人意。正如腾讯有张小龙,阿里有一个蒋凡,这个85后再一次告诉大家,移动端电商,我淘宝还是No.1。


在讲蒋凡之前,不得不说一个产品,友盟。友盟是第三方数据统计平台,在三五人即可开发出APP的时代,数据统计是每个开发者头大的问题。友盟于2010年成立,专门为移动开发者提供数据统计服务,除了几个互联网巨头和实力较强的团队,有统计需求的团队几乎都接入了友盟统计,在18年底,友盟已经接入了165万款APP。方便了开发者,也恰好被阿里相中,在2013年阿里收购了友盟。


阿里收购友盟的费用是7000万美元,说这次收购划算吗?大家无从得知,但是从阿里传出的结论是,阿里收购友盟最大的收获不是这家公司,而是蒋凡这个人。按照惯例,阿里收购的公司,其一把手挂名一段时间后,都会选择退出。蒋凡也做好了退出的准备,然而却被张勇劝说留在阿里,负责移动端淘宝的开发。


这个完全通过移动设备办公的年轻人,对用户的理解是极其敏锐的,在移动端淘宝的开发上有鲜明的个人风格。手机淘宝于2015年4月上线,有别于传统的信息推荐方式,淘宝采用了千人千面的算法,极大的提升了用户体验和购买转化率。在2018年用户量达4.9亿,网络购物占比中,手机端购物的流量占比超70%,至此,阿里在移动互联网中站稳了脚跟。


美团CEO讲过一句话:接下来几年,看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应该会很精彩。在电商领域,淘宝、京东各自有了自己稳固的地盘,除了偶尔的口水架,电商领域似乎再无波澜,直到拼多多的出现,让淘宝再次感受到了危机。


拼多多成立于2015年9月,通过向朋友发起拼团,能以极低的价格购买商品,借助社交电商(微信)的红利,拼多多在电商巨头环伺的夹缝中,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在2016年7月,用户量破亿,2018年7月26日在纳斯达克上市,目前市值370多亿美元。有人说,拼多多是踩到了下沉市场的红利,此言非虚,淘宝紧随其后,开启“军团作战”模式,主打下沉市场,在2018年的过亿新增用户中,有80%来自下沉市场。淘宝和拼多多的战争依然在继续,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提起淘宝的千人千面,不得不提最早将千人千面技术应用到信息分发的张一鸣,他创立的今日头条,也就是字节跳动目前的估值800亿美元。这个从创建时,不拿腾讯、阿里投资,却如同坐了火箭一般迅猛发展的移动互联网企业,让腾讯头大,却又无可奈何。那个对标今日头条的天天快报,对标抖音的微视,连对手的影子都看不到。


今日头条是2012年上线的,有别于传统的编辑推荐内容的新闻客户端,其采用了根据用户标签推送不同内容的方式,在2016年累计用户达6亿。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用户注意力意味着金钱,头条之所以会成为腾讯的最大竞争对手,是因为除微信外,头条是用户最大的杀时间利器,也可以理解为头条抢了腾讯用户的时间。


这场竞争本来是小规模的,不为外人所知的,直到头条系的另一款用户时间大杀器——抖音的诞生,让腾讯坐不住了。抖音上线时间是2016年9月,上线伊始表现平平,也可能是主打小众群体的策略所致。在2017年10月赞助了《中国有嘻哈》后,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次年日活用户便从3千万飙升到2亿,截至目前,日活跃用户接近4亿。


恐怖的用户量加上恐怖的使用时长,抖音无疑是微信最大的竞争对手,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传闻在2018年阿里旗下的云锋基金入股抖音,且不进入董事会。巨头之间的分分合合,总是不像表面上看的那样简单,各种心酸只有当事人感受才最真切。


抖音的崛起是腾讯对短视频市场的误判导致。抖音于2016年上线,在2016年之前,各种短视频平台早已经攻城掠地,美拍、秒拍等一众短视频APP在14年便已诞生,大家相安无事,各自有各自的用户,却都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短视频也就这样了——这可能是腾讯对短视频领域的判断,导致抖音发展中的至关节点,在和腾讯竞购美音乐短视频社交平台Musical.ly的最后时刻,腾讯选择了放弃。如果当时腾讯选择了坚持,现在的短视频领域或将是另外一番景象。


不要为打翻的牛奶哭泣,既然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只能继续往下走。快手,这个在三四线城市过的顺风顺水的APP,成为腾讯掣肘抖音的最大法宝。快手诞生于2011年,也是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成长起来的,最开始是一个GIF制作工具,12年转型短视频社区,16年随着流量成本的降低,迎来了爆发,是年活跃用户达到3亿。


记得抖音用户量破2亿时,权威机构统计显示抖音日活用户落后于快手,一线城市的人甚至会有疑问:我身边都是玩抖音的,而且一个用快手的都没有,为什么快手的用户量比抖音还多?原因是两者的用户不重叠,抖音主打一线城市用户,快手的目标用户是三线四线,两种用户群体,视频的风格也全然不同。为什么快手的视频给人感觉好土,原因就在这里了。在抖音快速扩张的17、18年,腾讯加大了对快手的投资,两年间快手共计融资7.5亿美元,由腾讯领投。


移动互联网的占坑之战,发生更多的是类似毛细血管似的占坑,移动端应用类型可以分为工具、购物、拍照、教育、旅游、美食、生活、天气、医疗、音乐等等十几个类目,每一个类目下都有很多的细分需求,任何一个需求都可以催生出几十、上百万量级的APP。做这些APP的公司,才真正称得上是移动互联网的中流砥柱,比如墨迹天气,用户量过亿;喜马拉雅听书,偏居一偶;美颜相机,女孩子必备;网易云音乐,也刷过屏;类似这样的APP数不胜数,还有很多完全不为人所知却又服务着小众需求的用户,他们不求像腾讯、阿里那样知名,做一个小而美的公司足矣。

第四部分:手游

移动互联网的变现无非是三种,广告、游戏和电商。作为三驾马车之一,游戏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开发者的产品变现,有30%以上来自于手游的广告。和互联网一样,人们有社交的需求,有购物的需求,有搜索的需求,有玩游戏的需求,在移动互联网里,完全照搬过来是可行的。


移动互联网有句话,不管你是谁,不管你的产品有多棒,最终要么是阿里的,要么是腾讯的。手游的发展也走了同样的路线。不同的是,APP靠的是收购,手游靠的是流量和产品的品质。在移动互联网初期,手游是中小开发者的天堂。船大难调头,腾讯在PC端是游戏霸主,在移动端,当时像睡着的狮子,一个拿的出手的手游产品都没有,给了中小手游开发者发展的机会。


我叫MT是2013年上线的一款手游,这个时候智能手机已经普及开来,大屏,触摸式体验,给了手机游戏完全不一样的交互式体验,我叫MT作为专门为触屏设备打造的卡牌游戏,以其精致的UI,良好的玩法,迅速风靡起来。由于游戏角色借鉴的魔兽世界的角色,涉及到侵权,被暴雪告了,后来双方应该是达成了协议,后续的我叫MT2、3、4均没有出现被告的情况。


在腾讯手游崛起之前,还有两款现象级产品《刀塔传奇》(现更名为《小冰冰传奇》)和《阴阳师》,这两款游戏一经面世,席卷各大应用市场排行榜,刀塔传奇月流水最高达2.7亿,阴阳师更是突破10亿。阴阳师、梦幻西游和大话西游,来自网易的游戏曾经霸占苹果畅销榜个把月,甚至让人觉得:腾讯游戏是不是不行了。


当王者荣耀起来后,没有人再有这个想法了。如果说微信让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那么王者荣耀让腾讯拿到了手游的头等舱票。王者荣耀也是腾讯赛马机制的产物,MOBA游戏在PC端最火的莫过于英雄联盟,也就是LOL。作为腾讯家的拳头游戏,移植到移动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何保证移植的成功率最大,赛马吧。


于是,2015年腾讯上线了《全民超神》和《英雄战迹》(后更名为《王者荣耀》),据内部人反馈,当时游戏上线后的数据,全民超神要远远好过王者荣耀,但通过之后的版本优化,王者荣耀数据逐渐上升,在17年春节期间,人员迁徙带来了王者荣耀新增用户的暴增。从此奠定了王者荣耀的王者地位,直到现在,其也是不可撼动的存在。为防止用户过度玩游戏,17年上线了防沉迷系统,限制用户过度使用。


杀时间意味着收益,王者荣耀18年全球收入达130亿,互联网大佬多推崇降维打击,灭掉你的不是同行,而是另外领域的事物。同理,作为杀时间的利器,王者荣耀才应当是腾讯用来对抗抖音的秘密武器,因为人是群居动物,王者荣耀是社交游戏,而抖音只是一个人嗨罢了。


科普一个冷知识,王者荣耀进军海外比较晚,这给了山寨版机会,在2017年王者荣耀北美发行时,被一款名为《无尽对决》的MOBA游戏完爆,一样的画风,一样的玩法,在当地用户看来,腾讯官方的版本倒像是盗版了。而这款山寨游戏其实是出自国人之手,2016年提前于腾讯布局到海外,遇到这种情况,只有打官司一条路了。

第五部分:创新

满眼生机转化钧,天工人巧日争新。移动互联网的载体手机,相比电脑有其独有的特性,比如定位、拍照、便捷等等,任何一项独特性都有可能诞生一个伟大的产品,基于地理位置的打车功能,便是移动互联网初期的一道靓丽风景。


移动互联网起步阶段还处于模仿阶段,看硅谷什么模式火,就复制一套过来,当然在移动互联网下半场,关系逆转了,国内的移动互联网早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继续讲互联网初期的事情,2009年诞生的优步,让国内创业者看到了一条新的业务模式:打车服务。北京小桔科技在2012年成立,也就是现在的滴滴。


这种完全颠覆传统出租车的打车模式,一经推出吸引了大批尝鲜者,除了出租车,私家车也可以接单,进而吸引了海量的司机。在2014年,滴滴用户数超过1亿,司机100万,日均接单500万单。靓丽数据的背后是腾讯和阿里的补贴大战,那是一个全民发福利的年代。


但凡是新的事物难免会触及一些人的利益或者进入法律空白的地带。滴滴允许私家车接单,使正规出租车的生意越来越难做,而且对于司机的监管也是有很高的难度。搭乘顺风车遇害的事件偶有发生,每发生一次,滴滴就面临一次全社会的拷问,平台监管责任大于天,移动互联网起来的平台,如抖音在监管上就做到了宁可错封号,也不能漏封的程度。


如果有印象的话,滴滴打车给我们留下最深的印象无疑是补贴大战,这是腾讯和阿里的较量,其目标很明确,指向影响了上亿人生活方式的创新产品:移动支付。试想这样一个场景,在未来的某一天,人们外出不需要带现金,乘坐汽车、吃顿午饭扫个码就完成了支付,这在十年前还是天马行空的想象,现在已经成为现实,00后会说,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呀。这离不开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付出。


微信支付2013年上线,滴滴打车2013年进入发展期,都是新鲜事物,面向的都是生活中的尝鲜份子。且当时快的因阿里投资,支持移动支付,支付宝支付的市场份额日益扩大。微信的决策是从打车软件中切入移动支付领域,当年微信更新5.0版本,微信和手Q接入滴滴,微信支付接入后,移动支付大战正式开始。


移动支付现在指的是APP绑定银行卡,扫码完成支付的产品。微信作为移动端的基础设施,每台手机必装,而手机几乎是人手一台,加上4G网络的速度加持,移动支付的天时地利与人和皆有,差的就是东风了。2014年春节,微信借助春晚红包活动,一举绑卡千万,成功偷袭支付宝。在16年、17年微信和支付宝大力开拓线下支付,为移动支付的普及立下了汗马功劳。移动支付无疑位列众多移动互联网创新产品的榜首。


谈及移动互联网的创新,还要提一个让无数玩家输掉裤衩的伪需求:共享单车。陈奕迅有一首歌《单车》,歌里是这样唱的“骑着单车的我俩,怀紧贴背的拥抱。”单车给人一种阳光、温馨、积极向上的感觉。互联网公司最喜欢的就是玩概念,分时段租自行车业务经过移动互联网公司的包装,摇身一变成为高大上的新潮项目,各路玩家纷纷磨刀霍霍。


2014年成立的OFO,2016年进场的超级玩家摩拜,以及数不清的炮灰,在2014年至2016年短短两年间,上演了一出出电影里才有的剧情。首先是融资,摩拜2015年成立,两年时间融资8轮,截至2017年1月,累计融资3亿美元,当年6月更是拿到了6亿美元的投资,创下共享单车界的融资记录。OFO的融资次数过之而无不及,2015年10月接受pre-A轮融资后,3年时间里融资12轮,资本的狂热让草根创业者蠢蠢欲动,原来共享单车这么有钱景。


市场上一下子涌出来很多单车公司,小蓝、小鸣、酷奇、悟空等等几十家。之所以说共享单车是伪需求,是因为没有资本的输血,共享单车很难活下去。其中最让人唏嘘的是“悟空单车”,这个仅仅运营了90天的著名共享单车品牌,因为没有资本注入而破产。还有小鸣单车,被称为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对于共享单车,最大的风险是押金,一个自行车成本200元,3个人骑按照100元押金一个人,一个自行车可以收到300元,如果押金不退还,共享单车变相的成为企业捞钱的工具。

第六部分:争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移动互联网的地盘争夺中自然少不了触斗蛮争,我们翻看互联网的发展史,3Q大战还历历在目。到了移动互联网,这样的争斗不仅没有减少,甚至更加残酷和血腥。


滴滴和快的这两家12年几乎同时上线的打车软件,开启了移动互联网手机打车的新玩法,同时进入赛道的还有40多家打车软件。想快速的占领市场最粗暴有效的方式是补贴,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很快滴滴找到了腾讯作为靠山,快的也不是吃素的,立马找了阿里。有了金主,双方补贴大战正式打响。


短短几个月时间,双方共烧掉30多亿人民币,最高一天烧掉4000万,即使财大气粗的腾讯也招架不住。在双方大战期间,受益者最大的莫过于普通用户了,平时上下班坐公交都要2元钱的,改坐网约车,凭着各种补贴福利,一次花一块钱不到,几乎是免费的。有人笑称,这是互联网公司全民发福利吧。


滴滴和快的的争斗可以理解为代理人的战争,本质上是腾讯和阿里的竞争,在14年补贴最疯狂的那三个月,谁也不敢先收手,就像擂台上的两个选手,都拼的精疲力尽了,谁这个时候松了口气,谁就出局了。互联网不同于传统企业,一个领域只有一个霸主,是赢家通吃,马太效应明显。比如社交、搜索和电商,扛把子均处于绝对垄断的地位。


网约车最终也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在补贴大战烧到双方承受不起时,走向谈判是顺势而为的做法。既然谁都打不过谁,不如合并到一起,在2015年情人节之际,滴滴和快的宣布两家战略合并为一家,市场占有率一跃超过90%,这场弥漫着钱味的烧钱大战就此结束,而这场战争被称作是世界互联网大战最贵的一场战役。


战争的结束意味着补贴的结束,没有了福利,平台订单量减少60%。而这场移动互联网的大战带给市场的影响远远不止几个新闻、几个八卦那样简单。通过烧钱的方式扩大市场份额,把竞争对手熬死,市场稳定后,坐享垄断之利,这几乎成为移动互联网创业者的共识。基于此,移动互联网在2018年开启了外卖补贴大战,又是一个全民发福利的年份。


饿了么是2008年成立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主打在线送外卖业务,在2015年获得阿里巴巴12.5亿美元投资。作为争斗的另一方,美团本身不差钱,而且在2018年9月还在香港上了市,融资40亿美元。不差钱的两家巨头打起来,自然是幸福了吃瓜群众。


2018年7月份,饿了么CEO王磊表示,未来3个月,计划拿出30亿来补贴市场,以期获得50%的市场份额。有了资本加持,双方开启了疯狂补贴模式,最终美团补贴42亿,饿了么补贴30亿,用户一元吃外卖成为现实。就像传统企业里面王老吉加多宝的战争打垮了和其正一样,外卖市场的补贴大战,最受伤的竟然是百度外卖,最终被饿了么收购。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在移动互联网的争斗中似乎也行不通。


相比于炒得热火朝天的烧钱大战,移动互联网里的另外一场大战,相对较为低调,但竞争的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补贴大战,都是决定企业生死的战斗,输不起,也不能输。这里要说的就是头腾大战(头条和腾讯),这场大战的特点是持续时间久,大冲突没有,小冲突不断,腾讯是攻方,头条是守方。


头腾大战其实是微信和抖音两个工具间的战争,抖音这个让腾讯忌惮的全民级短视频产品,是微信的最大潜在对手,幸运的是抖音的社交功能没有做起来,否则微信的社交一哥地位不保,腾讯的江湖老大地位也会有所松动。为了对抗抖音,腾讯重启尘封已久的产品:微视。这个产品2013年便已上线,做的不温不火后来关停,在抖音崛起的情况下,无奈于2017年8月重组微视项目组,并拿出30亿补贴来打抖音。


用抖音的打法来打抖音,微视要做的功课还很多,在2018年日活只有300多万,不及抖音的零头,后来微信专门开绿灯,微视有可以发布朋友圈30秒视频的权限,然而都无济于事,对抖音的发展造不成半点伤害。抖音的崛起也离不开微信功劳,抖音热门视频一键分享到微信,病毒式传播为抖音带来海量的用户增长。


微信对此下手了,在2018年3月8日,抖音、火山视频分享到朋友圈的链接仅自己可见。4月11日到现在,抖音、西瓜、火山,也就是头条系的全部视频产品,分享到微信、QQ的链接都无法播放。对腾讯的这种做法,抖音只能发文谴责,别无他法。但抖音早已成长为庞然大物,18年做的限制条件起不到太大作用,只能是延缓他的成长罢了。


吃一堑长一智,在所有具有潜在威胁的产品面前,微信提高了警惕。2019年初头条系出品的社交软件“多闪”,刚一面世,其分享链接就被微信封杀。对于抖音,更具有杀伤力的是2019年1月23日新用户无法通过微信和QQ快捷登录抖音,对抖音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在人人都用微信的年代,无法用微信登录,抖音的成长又增添了一分烦恼。


移动互联网的争斗远远不止这些,大公司间的争斗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吃瓜元素,小公司间的争斗,我们看不见,却又实打实的影响到了一些人的生活。像瑞幸咖啡的补贴大战,自己烧钱自己玩,却打死了一众小咖啡馆。某咖啡馆小老板说,自从瑞幸在隔壁开了家咖啡馆后,自家生意少了一半,如果几个月还不见起色,就准备另谋生路了。降维打击无处不在。

第七部分:现在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视线回到现在,移动互联网市场的格局基本成型,互联网的霸主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依然是霸主,除了某个掉队的搜索玩家。在互联网领域,大家讲的是BAT,在现在人们谈论更多的是A和T,以及移动互联网崛起的三个小贵TMD(头条、美团、滴滴)。20年的互联网发展,诞生了两大超级平台,投资方在移动互联网里也希望能孵化出未来的腾讯或者阿里。而在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十年里,真正意义上成长为平台的只有字节跳动。


他取代的其实是百度在移动端的地位,PC的搜索、电商和社交,在移动端完美的进行了复刻,电商已经是阿里,社交依然是腾讯,而搜索因百度的掉队,换成了头条。移动APP的碎片化时间,用户搜索入口的多样性,汇总来看,移动端的搜索入口只有2个,微信和头条,腾讯搜搜未做成的事,估计要微信来完成了。


移动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支付用微信支付或者支付宝;坐车发送个打车需求,滴滴上就有人接单;如果想步行,打开高德地图,跟着语音提示走,也不用担心迷路;在家里躺尸打开美团外卖,足不出户美食送到家;闲时和朋友一起打几盘排位,或者刷几条抖音;想学习了,可以去公众号看下最新的推文,觉得好的点个赞,关注一下;颜值高的或者有特色的,打开前置摄像头开个直播,卖点货,卖个萌,坐在家里就有了收入;等等场景,移动互联网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改变着生活的点点滴滴,我们一直身处巨大的社会变革中,却浑然不知,但我们都是亲历者也是创造者。

第八部分:未来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概念在16年时被提出,移动互联网似乎已经没有了发展空间。然而,5G技术的到来,让人们对未来又充满了信心,摩拳擦掌准备在5G大展一番身手。


首先是视频的进一步崛起,视频在互联网时代就已经存在,在3G时期也有了发展,4G时代视频的巨大发展有目共睹。互联网初期,受限于网络速度,高清视频看不了,当时的外国视频网站甚至得出人们喜欢看模糊视频的结论。抖音的崛起除了是算法的胜利,更重要的是高清视频的胜利。用户永远喜欢看画质更棒的产品,5G时代视频的画质会进一步提升。加上延迟几乎可以忽略,视频通话会成为主流,微信作为4G的霸主,在5G时代能否延续辉煌还是个未知数。


其次是算法的进步,这个已经真实发生了,我们在做实名认证时,已经渐渐的由过去的人工审核证件,变为扫脸审核,通过算法匹配,判断是否是本人,技术的进步缩减了工作的流程,提升了工作效率,包括现在国家主推的ETC,将原来的2~3分钟刷卡,压缩到几秒钟,效率是人工的5~10倍,社会运转效率极大的提升。


另外是无人驾驶和远程操控,没有了延迟,网络传输指令分秒必达,百度重金投入无人车研究是有一定道理的。有一个远程操控的演示视频,人身在上海,通过远程操控装置,来控制远在千里外的挖掘机进行作业,和本人在现场没有区别,或许也适用于未来的手术场景。就像没有人预料到4G能带来移动支付的普及一样,我们对5G的判断只是根据已有经验进行推导,然而生活最大的意义在于不确定性,5G时代的移动互联网到底是怎样的?我们不知道,我们要拭目以待。

第九部分:最后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移动互联网的十年,那是我们的青春啊,95后,00后步入社会,投入到移动互联网建设的浪潮中去,有些机遇已经错过,现在做公众号已经晚了,有些机遇正在发生,做短视频、做潮人。


移动互联网的十年,是一个浪接着一个浪,我们迎来送往,共享经济、社群电商、虚拟货币、短视频创业等等,看十年过眼云烟,应了那句话,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一幕发生在过去,也发生在现在,在未来也一定会继续上演着。对于我们有幸参与到移动互联网的人们,想成为赢家,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打好手里的牌。


最后,献上岳飞的《满江红》,向着我们的星尘大海继续远航: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作者:老虎,运营推广大牛,一个有想法的年轻人,专注运营推广一百年,精通运营推广的各个模块,数据、用户、活动、渠道都能玩的转,号称运营推广老司机。


公众号:老虎讲运营

微信:86892677

这文章很赞

收藏(2)

分享

评论(0)

老虎讲运营

运营推广

运营推广专家,公众号:老虎讲运营。

累计发布了56篇文章

运营工作中的点线面

产品运营推广中的常规打法和非常规打法

热门招聘查看更多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二维码 下载APP
关闭

意见反馈

关闭

案例认领

关闭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
手机

验证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关闭

用户注册

用户

密码

密码

关闭

忘记密码

密码

密码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关闭

账号申诉

已有账号? 立即登录
用户名
手机号
邮箱

关闭

忘记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
验证码

验证码

返回登录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信息已提交:

我们会在1-3个工作日内审核完毕,并用
邮件通知您,请耐心等待,谢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