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至收藏夹

X

新建收藏夹

完成

新建收藏夹

X

确定

取消

习武的马保国和放牛的丁真,怎么就成了顶流?

作者: 李优

2020-11-27 12:17 浏览 · 62231

分享

收藏(73)

作者 | 邓双琳  薛亚萍  冯晓亭

编辑 | 饶霞飞

来源 | 燃财经(ID:chaintruth)


马保国挑战散打哥“流产了”。

 

11月25日晚六点,本该在“散打哥25号全网集合拳击”直播间出现的马保国,没有如约而至。在此前的宣传造势视频中,马保国和快手散打哥齐露面,为“马保国即将在快手直播”的消息进行宣传,当网友期待着一睹马大师“五连鞭”的真容时,马保国却失约了,整晚都没有出现在散打哥的直播间。

 

一位接近散打哥团队的人士告诉燃财经,“官方不让,散打哥怕炒太火被封号,所以保险一些,马老师没有上直播。”

 

据媒体报道,该赛事原本定在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街举办,但该地点派出所的相关人士却称,“并不了解相关比赛赛事,已派民警去现场了解情况。”

 

虽然马大师直播流产,但“真正的大师”永远身未来声先至——“年轻人不讲武德”和“我劝你耗子尾汁”刷屏了整个直播间。

 

当晚,总是和马保国轮流上热搜的另一个男人丁真,却上线了自己的第一部官方宣传片——《丁真的世界》。

 

马保国和丁真,一个70岁,一个20岁;一个山东人,一个康巴人;一个习武,一个放牛。这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意外成为了2020年11月份全网最红的两个男人。

 

忽如一夜春风来,继“明学”之后,又一经典语录“马学”火遍全网,“我劝你耗子尾汁”、“年轻人不讲武德”、“闪电五连鞭”……无论是B站,还是微博、微信,亦或是抖音、快手,只要有网络,有社交平台,你就可以看到马保国这个老同志的鬼畜视频或者“马学”语录。

 

网友的“文学素养”提高了,“审美素养”也从康巴小伙丁真这里得到了更新:原来形容一个帅哥有多帅,除了“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还有“又纯又野”;形容一个帅哥的风格,除了“韩系”、“日系”,还有“藏系”。

 

这两个人到底有多红?

 

一个月内,丁真和马保国的相关词条分别上了6次微博热搜,有关#丁真#的话题阅读量高达14.4亿,讨论量达16.7万次。打开抖音和快手,各种“耗子尾汁”、“五连鞭”模仿秀扑面而来,堪称全民玩梗。微信公众号上,有关这俩人的10W+文章层出不穷,就连报纸、电视也纷纷跟踪报道。

 

来源 / 微博中国新闻网

 

放在娱乐圈,这就是顶流的地位。

 

马保国和丁真,走红得突如其来,他们背后或许有推手,但最强大的炒作力量,还是B站、抖音、快手、微博、微信等平台。

 

这些互联网平台一改往日竞争姿态,“合谋”将马保国和丁真推上了神坛。

 

互联网“造神运动”由来已久,从博客时代的徐静蕾,到微博时代的姚晨,再到直播时代的薇娅、李佳琦和辛巴等人,她们每个人的走红都有如“神话”,在很短的时间里都拥有了庞大的粉丝群与巨大的影响力。对于平台来说,它们需要典型案例来拉新,提升用户活跃度,以及扩大影响力,而这些“神话”,正是平台最有利的营销武器。

 

如今,被选中的人是马保国与丁真。

 

燃财经发现,互联网“造神”背后有一条清晰的路径,那是一条以用户年龄为逻辑的“出圈”链条。在这个链条中,用户“由幼及老”逐层扩散,最终完成全民传播,一般是从用户最年轻的B站开始发端,然后传导到抖音、快手,接着是微博、微信,最后是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当它们联手传播某个人的时候,就完成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出圈”。


马保国&丁真走红之路

 

“马学”突然火遍全网,背后的男人是自称“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的马保国,他也成为全网关注的对象。在各个社交平台,关于马保国的话题连续几天被推上热榜,抖音中搜索马保国,与其相关的视频有7.4万个,相关的内容达50.5亿次播放。在马保国串红后,各种蹭热点的做法也相继而来,天眼查信息显示,“耗子尾汁”被注册成了公司,“五连鞭”也可以搜索到相关公司的成立。

 

和马保国同时火爆全网的,还有丁真。从被摄影师捕捉的“腼腆笑容”到被带到抖音直播间进行直播,再到网传选秀公司、MCN机构的邀约,丁真的走红也很突然。在抖音,丁真开通的账号“理塘丁真”粉丝在短短几天里已经突破250万。在微博上,有关#丁真#的话题阅读量高达14.4亿,讨论量达16.7万次。

 

来源 / B站


这两个11月里最火的男人,是如何走红的?

 

马保国的走红颇有点后知知觉的意味。“这两个年轻人不讲武德,来骗,来偷袭,我69岁的老同志,这好吗?这不好,我劝,这位年轻人,耗子尾汁,好好反思。”

 

这段突然在11月走红的视频,最早的发源于B站。UP主“这个世界太太乱”于今年1月5日上传了一则视频,该视频里,马保国用浓重的山东口音,讲述了自己在健身房遭遇两名30多岁年轻人袭击的故事。截至11月24日,该视频的播放量高达2624.5万次。

 

点进该UP主的B站动态里,可以发现,这位UP主和马保国关系匪浅,投稿视频区都是关于马保国的视频,从时间来看,该UP上传的第一条视频是2019年6月14日上传的。这位UP主曾在今年3月13日附上了马保国和他的微信聊天。

       

来源 / B站up主@这个世界太太乱

 

实际上,在今年5月,马保国已经引起了第一波关注,不过范围不大。5月17日,山东演武堂在山东淄博市举行了一次搏击比赛,一身太极服的马保国被50岁的业余搏击爱好者王庆民,在不到20秒内3拳KO,毫无还击之力。

 

在比赛的前一天,马保国自己的微博账号进行了一次预告,附上了演武堂相关赛事的网页直播链接,并艾特了许多微博KOL,例如微博武术、张伟丽MMA、太极拳学等等。

 

根据百度指数显示的“马保国”的相关指数,热度自5月16日开始飙升,在5月18日达到顶峰,甚至超过最近的热度。

      

来源 / 百度指数

 

很显然,那场比赛的结果与马保国对外塑造的形象——一位具有几十年经验的武德大师截然相反。因此,当“一代宗师”被业余爱好者KO到无还击之力,一口浓重山东口音配上乌青右眼,讲出“年轻人不讲武德”的中二言论时,这些画面显然是鬼畜视频的最佳素材,各路鬼畜区的UP主大佬们纷纷进行二次加工,包括马保国的历史视频也被翻出来,例如“闪电五连鞭”等,之后,关于“不讲武德”、“耗子尾汁”的鬼畜模仿视频开始在B站屠版。

 

11月9日,“这个世界太太乱”在自己的B站动态里发布了一则动态称,最近搬运的视频莫名其妙爆火。在该条动态的评论区可以看到,有网友称,在疫情期间了解到马老师,马老师刚被打败的时候就已经火了,但是没想到现在更火。有网友则表示是被王者荣耀李小龙皮肤坑来的,“‘顺风李小龙、逆风马保国,好奇马保国是谁?”

 

就这样,从B站出发,经过微博、抖音、快手、微信等平台,马保国现象开始发酵与扩散。11月25日,马保国宣布入驻快手。

 

丁真走红的路径跟马保国基本一样,虽然他是靠颜值火的。

 

11月11日,一则仅有几秒的抖音视频,让康巴小伙丁真突然成了“明星”。腼腆的笑容与黝黑粗糙的脸庞,让丁真满足了大众对于野性美的想象。据了解,该视频由抖音账号为“@微笑收藏家·波哥”所发布,截至11月24日,该视频播放量达到274万。

 

11月12日,拥有300多万粉丝的微博大v“灰兔子大叔”将这则视频转发到了自己的微博上,至今该微博点赞量超57万。11月12日当晚,因在直播间形容“丁真是电子宠物”,“@微笑收藏家·波哥”的抖音直播间异常热闹,由于摄影师的功利和丁真的单纯形成鲜明对比,激起了观众对丁真的保护欲,一场“保护丁真”的全网浪潮掀起了。

 

新榜数据显示,丁真的微信指数一天增长279.3%,百度搜索指数更是从0直接上涨超过15000。

 

一些MCN机构闻风而动,连夜飞到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试图将他签到旗下,腾讯《创造营2021》也传出有意接洽丁真参加选秀的消息,微博上#丁真该不该离开草原发展#的话题阅读高达1.6亿。

 

随后,传统媒体介入报道,丁真发酵成为一种社会现象。11月18日,“丁真签约国企”的消息再度登上微博热搜,引发大量讨论。

 

截至11月24日,微博话题#丁真#的阅读量已经突破14.4亿,而无论是阅读趋势、讨论趋势、原创人数趋势都从11月12日的0开始,在11月14日和15日达到了高潮,11月18日是第二个小高峰,微博成为了丁真走红的二次爆发点。

       

来源 / 微博

 

在微博上,#丁真的世界#、#丁真的小马珍珠真的能跑第一吗#等话题多次上热搜,吸引着一波又一波的人入圈。


互联网联手造神


马保国和丁真“爆红”的背后,实则上是各大互联网流量平台的一场“合谋”。

 

虽然平台之间大部分时候都是竞争关系,比如B站、抖音、快手会互相争夺UP主;抖音与快手、抖音与微博、抖音与微信之间的竞争,更是激烈,但是,在某个大爆款诞生并可能带来巨大流量的时候,这些平台就会放下恩怨,联手造神。

 

博客、微博时代的造神运动,对象基本是明星。背后的主要力量是新浪,原新浪总编辑陈彤曾在多个采访中表示对明星战略的信心,他指出,在Twitter能获得持久关注、拥有最多粉丝的,也是娱乐明星为主。

 

而B站、抖音、快手时代的“神话”,基本上都是草根人物,相比明星,这些人的走红,更激动人心。

 

巴赫金的“狂欢理论”认为,狂欢化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反叛,是草根阶层要求颠覆等级秩序、消除尊卑对立、破坏严肃统一、瓦解官方和民间的界限,让一切边缘化的强烈愿望。丁真和马保国这种素人网红的走红,正折射出了网络传播下草根大众阶层的话语表达与主体意识的凸显,大众通过参与这两个人的“造神”狂欢,得到了打破秩序的情感宣泄。


某投资机构分析师袁野认为,能够被各大平台共同助推的热点,一是热点本身事先就有背后推手,“人工打造”的热点必然会将一线平台进行联动;二是各大平台本身有自己专门跟踪热点的团队,遇到有机会成为“爆款”的热点自然会一拥而上,对平台而言,跟踪热点的价值在于流量变现。

 

“热点意味着流量。”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告诉燃财经,有关注度的内容和信息便能吸引眼球,便能进而赚取流量。在互联网各媒介和广告营销体系非常成熟的今日,流量意味着影响力和经济利益。

 

李子柒就是互联网联手“造神”的范例。

 

来源 / 李子柒微博


李子柒,原本就是千千万万普通姑娘中的一员。2015年,遭遇事业不顺,加上留在家乡的奶奶独自一人无人照料,李子柒决定回家,并开始拍摄古风美食视频,上传到当年正流行的短视频平台美拍。李子柒的视频很快在美拍走红——此时,李子柒还是单兵作战。

 

2016年,李子柒意外收到“L先生”的私信,“L先生”不断向李子柒表达合作的意愿,想要帮李子柒将视频推广到更大范围内。这位“L先生”就是刘同明,李子柒所属MCN公司微念科技的创始人。

 

签约微念后,李子柒的视频从内容到营销开始走上“开挂之路”,这背后,平台的助力关系莫大。

 

微念其谁?表面上,微念是一家普通的网红MCN公司,但细究微念的股东,会发现微念早已掌握爆款密码——流量平台。2016年,微念科技和papitube、一条、二更等短视频自媒体公司成为微博的12家核心合作伙伴之一。2018年5月8日,微念科技对外宣布已完成8000万元的B轮融资,其中便有新浪微博的投资。目前,微念科技的二股东(12.26%)是北京微梦创科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就是新浪微博基金管理人。

 

在刘同明的帮助下,李子柒得到新浪微博大量资源扶持,迅速在微博走红,目前李子柒微博粉丝数2706万,是微博最有价值的视频号之一。微博走红后,李子柒的视频被大量搬运到YouTube、B站、抖音、快手,李子柒的知名度开始“破圈”,被越来越多人所熟知。但李子柒真正被全民所熟知,是在国外走红后,被央视报道,于是一场“李子柒是不是文化输出”的讨论在全网展开。据媒体报道,微念科技内部人士称“这次走红并非公司和本人主动炒作”。

 

实际上,李子柒的走红或许最开始是依托于操盘手,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一家MCN公司能够操控的局面——古风、自然、淳朴、正能量,李子柒身上打满了可以成为“爆款”的标签,有成为“爆款”的资质,这正是各大社交平台所看重的底色。在李子柒完成小范围破圈后,平台看到了这个素人姑娘的潜力,于是一拥而上,疯狂给予流量资源,联手将这个姑娘推上了神坛——如平台所料,李子柒爆火后的巨额流量反过来又哺育了平台,以抖音为例,目前李子柒抖音粉丝数量已突破4058万,为抖音引来了大量站外流量。

 

李子柒从素人到顶流的过程,亦是互联网平台为了流量合谋狂欢的过程。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燃财经:“追捧热点的互联网平台其实只是当下网红经济产业链中的一部分,当下最常见的MCN机构便属于产业链的上游;中游才是微博、微信、抖音、快手之类负责内容传播的互联网平台。但是热点来得快散也快,要想实现流量变现,就得持续保持延绵不断的热度。热点对平台而言只是一时的流量,要想变现只能靠‘全网推’,这才能最大程度实现曝光,进而才有后续变现的可能。”

 

互联网从不缺璀璨夺目的“流星”,缺的是旷日持久不断为平台创造流量的“顶流人物”。正如丁道师所言,得益于抖音快手之类短视频平台的出现,越来越多的素人走到大众面前,可倘若素人自身没拿得出手的实力,自然也不会持续被各方关注和认可。

 

社交平台对流量的过度渴求,也显示出平台在流量增长上的“疲软”。比如,像马保国这种争议性很强的人物都被各平台力捧,就很说明问题了。有观点认为,“把明摆着的骗子当流量担当力捧是中国互联网唯流量论的悲剧。”

 

互联网平台之间的战争,说到底就是流量的战争,在流量几乎被瓜分完毕的今天,再想获取大量新用户已经变得十分困难。“大爆点”可遇不可求,大平台合力对热点的追捧,其实是一场心照不宣的“集体合谋”,这至少能够让各大平台达到“广撒网”的目的,至于流量过后是一地鸡毛,还是能够将用户真正留存在平台,就要看各大平台平时的本事了。


全民传播链

 

像马保国、丁真这种素人,完成出圈需要几步?

 

先来看一组流量平台的用户画像分析(数据均来源于网络):

 

  • B站用户的平均年龄在21岁左右,新增用户的平均年龄是在20岁左右;
  • 抖音和快手用户年龄分布为24岁及以下用户占比大约为48.8%;
  • 微博用户25岁以下占57.4%
  • 作为全民社交软件,微信用户年龄分布相对于其他几个社交媒体平台跨度较小,33.5%的用户为24岁以下,25%的用户为25-30岁,19.1%的用户为41岁以上,13.8%的用户为31-35岁,8.6%的用户为36-40岁。

 

将这几个头部的流量平台以用户年龄排序,依次是B站——抖音、快手——微博——微信,再加上受众以中老年为主的报纸、电视,实际上就是一条完整的“出圈”链条。

 

所谓的“圈层人群”是基于文化需求诞生的,直观看来是以爱好分类,但实际上这些“圈层”的底色是以年龄来划分人群。

 

例如,“破产三姐妹”(JK、汉服、Lolita)和“破产三兄弟”(球鞋、电竞和手办)的受众大部分都集中在15-25岁,但也是因为不具备普适性,所以这些只能被称之为“小众圈层”。

 

真正具有普适性的文化,是建立在大众共有的需求上,这里的“大众”没有年龄限制,也就不存在圈子。但在信息爆炸、流量昂贵的时代,能够做到短时间内被大众熟知其实是一件非常有难度的事情,毕竟绝大多数内容都不可能将喜好各异的大众悉数聚拢。

 

真正的“出圈”需要在好内容的基础上不断地输出,造成声势,并且必须要完成从年轻人到中年人、甚至于老年人的大面积覆盖,才能被尊称一句“出圈了”。

 

而把握了不同年龄段人群流量的几大平台,正是“出圈”的关键。

 

通常,一个事件或一个人物的爆红,都是先在20-25岁之间的年轻群体中传播(也就是在b站、抖音、快手、微博),而后流量溢出,延伸到微信,再到报纸等传统媒体,获取了更丰富年龄群体的流量,从而完成一场“出圈”狂欢。

 

如果一件热点再继续向后延伸到电视端,完整覆盖了从年轻人到老年人的全部群体,那么这个热点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全民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热点没有价值观。比如,去年,娱乐圈的真顶流蔡徐坤突然遭遇全网嘲。

 

“大家好, 我是练习时长两年半的个人练习生,喜欢唱、跳、Rap、篮球。”蔡徐坤这段边打球边跳舞的视频,被B站UP主剪辑成了鬼畜视频,结果意外在B站爆火。于是,一场恶搞蔡徐坤打球的原创剪辑活动就此在B站展开。目前,最火的一条视频播放量已高达1640.8万。

 

突然袭来的恶搞潮,让蔡徐坤工作室措手不及,于是选择向B站发律师函。

 

但艺人公司显然低估了B站“后浪”们的战斗力——这封律师函点燃了B站UP主们的斗志,相关的恶搞内容如井喷一般“血洗”了全站,站内流量已经不足以承接这场恶搞狂欢,于是蔡徐坤打球的恶搞内容如病毒一般全面入侵了微博、抖音、快手和微信等所有线上社交平台。

 

在那段时间,“鸡你太美”成了互联网冲浪必备口头禅,朋友之间损人变成了“你打球像蔡徐坤”,那段“喜欢唱、跳、Rap、篮球”的视频更是在抖音和快手上掀起了模仿秀狂潮,微信上也随处可见“蔡徐坤表情包”。

 

原本,偶像练习生第一名出道的蔡徐坤,知名度局限于年轻一代的追星群体,但当这场恶搞完成了从“20岁以下群体代表B站——25岁以下群体代表抖音、快手——全年龄层覆盖的微博、微信”的全民传播链过后,蔡徐坤本人的知名度也完成了一场“出圈”,被各个年龄层群体所熟知。

 

这条传播链与马保国“全网嘲”走红的传播链极为相似,都是在年轻群体中发酵,进而流量溢出,递进到各年龄层平台。

 

悉数过往,互联网平台联手造出来的“素人之神”有不少——从“吹头小哥”、“杭州小吴”到“维权小张”,从李佳琪、薇娅到李雪琴,还有最近的“顶流”马保国和丁真,各大平台将他们依次推到各个年龄层群体中,制造了一场场“全网狂欢”,被捧上神台的他们也为互联网收割了一波流量。

 

不过,被平台造出来的“神”,没有了平台加持,也会快速暗淡。

 

迅速聚集的流量和关注度也很容易在大众新鲜感后快速抛弃,如同当年昙花一现的吹头小哥,只火了短短一周,便淹没在新的热点之下。

 

平台不可能永远倾斜流量予以扶持,出圈以后,生命周期还能有多长,取决于网红本身的内容创作力和商业敏感度,以及背后的团队运作。

 

以李佳琦为例。

 

李佳琦的爆红,是一场机缘巧合。2018年,前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来美One沟通时,顺嘴提了一句要关注抖音这个内容池,于是李佳琦开始尝试在抖音上直播,但效果一直不佳。

 

真正开始大火,是李佳琦的运营团队尝试将他的直播剪辑成短视频发到抖音。一个大男人涂口红,而且还涂得这么好看,这些都是爆款的要素,随着一声声“OMG”,李佳琦的视频终于爆了。

 

李佳琦在抖音走红以后,李佳琦团队的电商操盘手开始专业化运作,快速整合流量和投放。据知情人士称,当年美One为了维持李佳琦的流量开始上不封顶地砸钱,“当天赚了多少钱都全部花掉”。

 

抖音火了以后,许多品牌也与李佳琦合作,开始在微博上投放流量,李佳琦正式迎来全域流量爆发。美One快速将全域流量整合进淘宝直播,2019年双十一的时候,李佳琦淘宝直播间的流量翻了3倍。

 

李佳琦的流量溢出也让淘宝直播快速在电商界、流量界、营销界出圈。

 

“流量”已经成为互联网的生命线,一切商业活动的开展以及一切商业价值的实现和增值都是“流量”为起点和中心,因此尽可能地提高“流量”自然就成为内容生产的终极目标。

 

马保国也好,丁真也好,不过都是互联网时代的快消品,当他们的价值被互联网平台全部榨干取净后,就是“顶流”们从巅峰神坛落下谷底的时刻。

 

但互联网平台并不会为他们惋惜——毕竟作为幕后真正的推手,平台早已坐收渔利。


关联公司:bilibili 哔哩哔哩

这文章很赞

收藏(73)

分享

评论(0)

相关推荐

文章评论

才可参与讨论

热门招聘查看更多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二维码 下载APP
关闭

意见反馈

关闭

案例认领

关闭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
手机

验证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关闭

用户注册

用户

密码

密码

关闭

忘记密码

密码

密码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关闭

账号申诉

已有账号? 立即登录
用户名
手机号
邮箱

关闭

忘记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
验证码

验证码

返回登录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信息已提交:

我们会在1-3个工作日内审核完毕,并用
邮件通知您,请耐心等待,谢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