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至收藏夹

X

新建收藏夹

完成

新建收藏夹

X

确定

取消

专访思凡 : 我永远会对广告说 "Yes"

作者: 红薯

2022-11-09 12:01 浏览 · 35833

分享

收藏(7)


那些上了综艺的广告人,现在都怎么样了里,思凡是我们执意加进受访者名单的一位创意文案。


节目播出后,大众对思凡的好奇,来源于前期她肉眼可见的对广告的热爱,也来自后期她在镜头前的沉默和争议。

正式对话之前,思凡的平面形象是由每期1个小时的综艺节目刻画的。语音通话的那天晚上,她刚踏上广西的一座小岛,准备给自己放个假。


尽管两个小时的对话很难对一个人下定义,我们还是从思凡的回答里看到了一个生动立体的人,一个鲜活的广告人。

导出这段音频时,文档自动识别了几个关键词:理性、情绪、创意、冲突、作品、现实,它们几乎囊括了我们对谈的话题和状态。


文章的三个部分,从过去聊回当下,再思考未来,客观也好,主观也罢,思凡的答案里总有对广告的热忱和盛大的憧憬,唯独没有逃避和退却。


1

Q:思凡,请问你入行多久了?


思凡:我大概算下来是八年左右,七八年。


Q:一直在广告行业对吗?


思凡:对,一直是做文案。


Q:你对文案这个岗位有没有自己的一些见解?你觉得文案在广告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或者你可以对它做一些比喻。


思凡:我其实一直都觉得文案就是个码字的工作,可能就是你码的次数和码的频率要高一些。

其实我们做文案方向的人,大部分都是满足客户的一些需求,做一些产出,偶尔可能夹带一些私货放在里面,(私货)就是自己也想为这个品牌做点贡献,或者是说点自己的观点,我理解的文案是这样的一个岗位。


Q:当时是怎么知道这个综艺的?来参加这个节目,有立什么 flag 或者说强目的导向吗?


思凡:碰巧收到了Beck的邀约,他把我推荐给节目组,希望我来展现一下广告人的风采。其实没抱着这些(目的),你知道广告人好奇心都挺重的,所以就是抱着这个好奇心,想说过来体验一下,就来了。


在戛纳“小黑屋”创作中的思凡


Q:那录制下来体验怎么样呢?能具体说说你在这个过程中的状态吗?


思凡:还是挺不一样的一段经历吧,很少有人有机会能感受一下楚门世界的那种感觉。


在这个过程中的状态其实就是工作的状态,很特殊或者是很不一样的一点是说,平常工作可能你接到一个 brief ,然后消化理解,跟客户来来回回的 Q&A ,等你明确了目的之后,再做可能两三天、三四天,甚至这个团队里的人你大部分都是熟悉的。


所以综艺就不大一样,他是当天给 brief ,明天就要有产出,甚至是当天给你一个任务,你当天就得给反馈。可能会剪成上下两期,但是实际压缩的时间特别夸张,很棘手。刚认识人,你就得跟他一起去干活,这算是一个特别不一样的挑战。

Q:刚认识人就跟他一起干活,这种没有什么磨合时间的团队协作对你来说是一种挑战,还是比较大的挑战吗?


思凡:不是,时间这个问题是比较大的挑战,不是说跟人磨合是挑战。


Q:这个综艺你大概拍摄了多久呢?


思凡:前前后后算下来 30 多天。


工作中的思凡


Q:每天的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从早到晚录制大概是什么安排?


思凡:别人我不知道,我基本上是两三点钟睡觉,五六点多钟就得被化妆师敲起来,因为得排队化妆。之后造型师过来, VJ、PD 也跟着,一天就开始了。


Q:你觉得自己刚开始在镜头下工作的时候,是适应的吗?有没有为节目做什么准备?


思凡:我觉得可能我对录这个节目本身的 brief 理解错了。


我一直拿它当一个比赛答题写 idea 的节目,因为我综艺看得确实也少。之前我参加戛纳幼狮比赛, 24 小时、48 小时关小黑屋出东西。所以我来节目之前的准备全部都是看案例,最后没想到是个职场观察类节目。看到那个节目的时候,我的领导,还有我的同事们给我的反馈都是上镜胖一圈,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先减个肥啥的,但这都后话了。



Q:在参加节目的过程中,你前后心态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思凡:就会觉得越来越累,吃得越来越少,我没有啥休息。


再就是我作为广告人的视角,非常想看idea产生的过程,比如大家遇到了创作瓶颈,如何讨论、争执,梳理出一套方案,之后再打破重塑,来来回回反复推翻修改和突破的过程是最精彩的,也是广告最有魅力的地方,会在行业里很有共鸣。


节目时长原因可能这些都没有,当然这是站在从业者角度说的。但是如果像综艺的话,很多观众包括不熟悉广告的人,可能看就是看一个职场的热闹,而且把这个职场往自己的生活里面代入。当然很多人也有跟我说,看完这个节目对广告又产生了热情,然后觉得广告行业是挺有意思的一个地方。也算是好事吧,我自己理解。


Q:如果放在真实的工作中,按照综艺中那样的节奏来的话,要持续一个月两个月都是这样,你ok吗?


思凡:首先不说别的,体力上就跟不上,像我们真的就是体力完全透支。所以这个节目我感觉是参加了一个减肥训练营,大概瘦了十来斤。


2

Q:在节目里的项目中,你觉得哪个是你个人比较满意的?


思凡:我都挺喜欢的,但是每一个都能有再进步的空间。如果再给点时间,可能想的会比这个还要好一点。然后做出的成品和呈现的最终的作品效果会更达标一点。这个算是稍微有点小遗憾吧。


Q:S-team 工作室的创意当时有一个提案,你们小组做的 slogan 是“做一个广告界的匕首”,这句话你是怎么理解的?或者说你觉得这句话的力量在哪?


思凡:你时刻要保持一个锐度。所谓的清醒感,就是当别人这么说的时候,你要思考一下这么说的逻辑,以及你是否要质疑一下这么说的逻辑。所以可能换个思维去看待一个问题,就会找到不一样的角度。我自己喜欢这样,所以我比较看重这个方向的东西,觉得想一些意想不到的,会让人比较嗨。做自己熟悉的东西可能就只是完成。我也不太想只是完成。


Q:在做文案这个工作的时候,遇到的最大的瓶颈是什么?这种情况会怎么应对?


思凡:写不出来,想不到更好的了,这是个人瓶颈。应对的话,就是换环境,如果换环境还写不来,deadline 还摆在那里的话,就凭经验硬写。写完了之后非常诚实地跟客户讲,对不起,这是我硬写的,如果可以,可否再给我些时间。当然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磨合brief 、提创意的阶段,方向一定就没太大问题了。


工作中的思凡


Q:你认为中阶到高阶最大的挑战是什么?自己属于高阶吗?


思凡:现在肯定不是。我算不算中阶我都不太知道。


就是其实我还没太分清楚说中阶和高阶这个阶在哪儿,它不像上小学、初中、高中,义务教育读完了就可以上大学了。不是,它没有一个明确的阶段,我现在只能说我做8年,跟那些做广告做了二十来年的人其实真比不了。

说不准在别人的眼中我现在就是个小白呢。所以就我而言,只要今天比昨天有那么一点进步,我就觉得上了个台阶。


Q:文案岗在广告公司实际的晋升过程中也是涉及到管理的。如果再往更高的地方去进阶的话,你会愿意去做管理的工作吗?你更接受自己是一个管理者的身份,还是一个广告文案的身份?


思凡:这两个其实也没有特别冲突。因为在我的认知里,在管理岗上的 ECD 也自己写slogan,也跟我们一样加班熬夜,想东西、输出。


管理,我认为是一种认可,就是把你放在这了,势必是你有一些什么样的能力,他需要把你放到这个位置上。比如创意总监,你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么你要负起一些创意总监的责任。


Q:决定做 freelancer 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个想法,突然间就说我想辞职了?


思凡:那个时候其实是我身体已经撑不下去了。我一般是只要能就会扛下来的,而且也会死磕的那种人,到后来是真的连轴转到我觉得我脑子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灵光了,我也不太想耽误谁的时间,就提出来了。


那个时候还有一个点,就是我一直都对编剧心痒痒的,之前跟王家卫导演合作了之后,更想在编剧这方面一探究竟。


片场工作中的思凡


Q:你在进阶的过程中有困境吗?你会用什么方式渡过?


思凡:我前一阵子还在小红书录了一个视频,是因为有人可能看到了综艺,问一个文案的进阶之路经常会遇到瓶颈怎么办?然后我的一些做法我就直接分享出来了。


我在刚入行的时候,其实看了很多工具书,因为你得先懂规矩,才能破规矩。一般在开始的文案小白阶段,遇到创作瓶颈也是通过跟前辈沟通,他们为我答疑解惑,或者工具书来解决跟写案子相关的问题。


再后来,独立思考多一些,我会把其他的事情作为灵感源来刺激自己,比如虽然我是写字的,但我会看摄影师的作品,他们其实是在用另一套语言表达,我了解他们的表达思路,会形成自己的思考路径,用文字输出。或者听音乐、看小说等等。


当然,平常会看电影,因为电影会让我很受刺激,我的吸收来源,电影有很大一部分。我最近的瓶颈是,比如说自从接手了一些项目,这个项目是有带微电影色彩的,我就在想,影视剧里面的编剧到底是什么概念。如果今后的发展路径是文案,除了要写广告类型的脚本,它其实要涉猎到很多编剧的东西。


Q:你之前在社交平台分享去上海上了编剧课,上完课对你更深地理解微电影和广告片有哪些帮助?


思凡:接着上面的问题,如果客户想出一个为电影类型的片子,那最开始可以正常提创意脚本,或者说广告商业脚本,但是到了 brief 导演的阶段,你要调整成一个可执行的剧本。这两个还是挺有本质区别的,(广告片脚本)用的语言和你写完的东西没有办法让人家导演团队摄影团队一下 get 到,两类拍摄确实不是一个领域和一套语言系统。


我 gap 了一阵子去上海上了编剧课,起码我现在知道了写一个本子,打底是什么样的逻辑,你写成什么样,这个团队能更好的知道你在表达什么,灯光怎么配合,摄影要架什么机位,人物心里是什么样的想法,对白应该写成什么样。


但是在这个课题里面我也是一个小白,我也还在看工具和优秀电影的原剧本,得了解人家的那套系统之后,可能才敢塞一些自己的表达欲在里面。所以就是我一般遇到瓶颈第一反应就会找解决办法,找身边能解决的人聊一聊,最好是前辈,或者是其他行业的人,去给自己一点启发。如果觉得这条路 OK 的话,那就去试。


3

Q:你会怎么形容自己?


思凡:就挺爱玩的,挺有意思的。也挺搞笑的,可能东北基因,自己迷之自信,觉得自己搞笑。


Q: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感性的人还是理性的人?在工作的时候是怎么平衡感性和理性的?


思凡:其实这两个都不太限制我。我时而感性,时而理性。在工作中,这两个也都在。


如果说写字是属于写故事向的,感性就比较多,但是写推导类的,理性就比较多。我自己是这样的,写 manifesto 那种,是比较上升理性的,因为它有特别好的一个逻辑,你要环环相扣跟策略匹配。


如果是写文字故事的话,首先要调动起自己所有敏感的东西。比如说你写一个父子关系的,就要找父子关系的连接,询问身边能抓住的人,看看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故事比较打动你的,最后再怎么融合在一起,那个时候是特别感性的。


Q:录完节目之后,你的生活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思凡:我就是感受了一下一夜之间的恶意。一夜之间喜提了几个被骂的热搜,感受到了网络的力量,红不红不知道,反正是黑了,哈哈哈,这就是变化。


思凡和王家卫合作项目的看片现场


Q:有收获吗?或者一些积极的影响?


思凡:有,社交平台的粉丝有增长,但是我不知道这种增长是否肯定跟节目相关。因为没节目可能大家都不知道你是谁,但也是自从有了节目,大家开始关注我之后,我会发现有可能因为我分享的内容其实干货比较多,有的人甚至连节目都没看,就纯看你写的那些内容,我觉得还不错,他们也会提问输出,所以还算良性。


所以我觉得也不叫粉丝,关注你的人是想从你身上学到一些东西或者是听你分享一些内容,对他们能有帮助。这个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Q:你以后会有往 KOL 或者自媒体这个方向发展的想法吗?


思凡:我没想那么多,其实我想当的一个是 ootd 的 KOL,哈哈哈。但是,我凡是发穿的就没人看。没办法,纯自己发个乐呵,也可能我的 ootd 帮不到大家什么。


Q:现在在做 freelancer,除了奥美,未来想去其他公司吗?


思凡:我现在看客户多一点。我感觉我的作品好像是在集齐龙珠,召唤神龙,如果我觉得这个 campaign 特别有意思,就会想尝试。体育品牌和 3c 目前是我想找的客户类型,新消费、国潮或者是一些还没有那么大众的品牌,我都挺想做的。


Q:外界或者说现在的毕业生,可能普遍会对职场中的晋升比较敏感,如果你30+还在做创意文案的工作,听起来好像不太妙。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思凡:不要太着急。我发现现在人就特别着急。很多人很着急,包括说自己升 title 升慢啦,要不就觉得我好像不该 gap。像我出去 gap 学编剧,也很多人有质疑,说怎么挺好的一个位置,就还出去 gap 了。


学一个从头开始的东西,说白了就是你知道自己想要啥。这么长的一段路,不用那么着急,谁也没说赢在起跑线上就真的跑到终点了,未见。


用思凡的话说,她喜欢琢磨很有道理的大白话,那些说出口像白开水的话,却能有一搭没一搭地让人品出味道。


在尚未定数的未来,她依然会用这些有味道的大白话丰满创作的羽翼,关于人生的这瓶矿泉水,还要边走边琢磨。


采访:Vicky、红薯
编辑:红薯
*文中图片均为受访人提供



这文章很赞

收藏(7)

分享

评论(0)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二维码 下载APP
关闭

意见反馈

关闭

案例认领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
手机

验证码

关闭

用户注册

用户

密码

密码

关闭

手机号重复绑定

您的手机号,已绑定过其他账号

请确定您的下一步操作:

不修改手机号绑定
清除之前账号的手机号绑定,将手机号绑定到当前账号

清除之前账号的手机绑定,可能会导致您无法登录之前账号

验证遇到问题?
请发送邮件到i@adquan.com联系管理员

忘记密码

密码

密码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关闭
APP扫码,安全登录

使用广告门APP在我的页面扫码登录

关闭

账号申诉

已有账号? 立即登录
用户名
手机号
邮箱

关闭

忘记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

返回登录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信息已提交:

我们会在1-3个工作日内审核完毕,并用
邮件通知您,请耐心等待,谢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