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至收藏夹

X

新建收藏夹

完成

新建收藏夹

X

确定

取消

对话江小龙 : 28岁 , 我用30分钟卖出了200万的广告

作者: 红薯

2022-11-20 16:23 浏览 · 24187

分享

收藏(5)


和小龙的对谈,在某个周三的晚上9点准时开始。


作为第一个受访人,他在接起电话时便打开摄像头,小龙说,希望我们更清楚地感知他的情绪变化。


综艺中,观众几乎可以从小龙面部表情里,洞察他高涨或低落的情绪。在新加坡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他,用“真性情”这一条留言,挤占了前几期评论区的大半位置。


录完节目后,有4A和一些创意热店向小龙抛出橄榄枝,而他没有纠结太久,在面试四轮之后,进入了字节跳动。


28岁,毕业3年,对于一个职场人来说,小龙在综艺后期沟通时的犹豫温吞,或许会让观众挑剔“不成熟”。


但与之相反,他有一套足够说服自己的逻辑,以至于无论是自己沉浸地思考市场、商业、艺术,还是和朋友交流、互相输出,工作甚至不到3年的小龙,无比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在做什么,这些是支撑他在现实世界打怪升级的不二法宝。


1

Q:你在广告行业从业多久了?具体做什么工作?


小龙:我从 2019 年年底开始工作的。我不是一直都在广告公司,很多时候我并没有把自己归类为一个广告人。


我是一名美术指导,在 UID 的时候是小组组长,我自己带队做项目都是 OK 的。但是你让我去介绍我自己,我可能会更希望把自己理解成一个视觉类的设计师。


Q:你对视觉设计这个职业怎么理解呢?


小龙:设计师说直白一点就是拿着客户的钱搞创作。你就这里放点私货,那里放点私货,哈哈哈,这个是开玩笑的,就是一个说法。但是我觉得每一个创作型岗位的人,他们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自己偏好的风格或者是处理方式。


Q:你之前的作品中,有没有让你觉得夹带所谓的私货,自己还挺喜欢的例子?


小龙:有。我的毕业作品就是 vans 虎年的那个创意。饿虎那个广告之前,我的毕业作品其实是它的一个1.0,虎年是2.0。很帅的是,这个项目200万,作品30分钟就卖出去了,一稿过。


我们的导演之前是拍音乐影片的,但是我很爱看他的音乐影片,就坚持邀请他来了。方法是我这里出的,最后呈现是胶片。全部都是我喜欢的东西。包括颜色,这些都是一个既符合项目,又符合我毕业作品的东西,我在创作的同时,也满足了客户所有的要求。


截图自广告片《饿虎 Stay Hungry》


Q:这个项目有遗憾吗?


小龙:这个广告是没有 copy 的,它是个人风格很强的一些视觉、创意表达。但是现在回头想想也有遗憾,就是没有预算去请一个声音设计师,不过很多时候你看广告可能也不会开声音,所以也还好。


Q:拍完毕业作品(《饿虎》1.0)之后,开启你的职业生涯了吗?


小龙:算是开启了。我在的第一家公司很 social 导向,在新加坡,它是一个创意热店。回国之后,我去过服装公司、品牌设计公司,也在 UID 上海待过。


Q:为什么想从新加坡回国?为什么选择了上海?


小龙:新加坡的生活,有点像很多人在他们自己老家的生活,一眼可以看到头。我在那里生活了 21 年,已经有那个画面了。但是我才回国一年多,谁知道我卖过 200 万的稿,只用了30分钟。回来给我的人生带来了一些希望,很励志。

选择上海,很大程度上因为上海很包容,形形色色的人都在这里找到了位置。我要是没成功,那这就是我的命,那我认命。但我至少试过,如果我留在新加坡,肯定会想,要是我去了怎么办?会不会有不一样?我永远也不知道。就是去试一下,你没有什么可以输的。


2

Q:因为刚刚也说了,你并没有把自己完全定义为一个广告人。那当时参加这档综艺的初衷是什么呢?


小龙:其实我总结出来两点。第一个是因为我不在中国长大,回国以后来上海没有朋友,因为太忙了,大家都很忙。刚刚好那个时候没有工作,就有了这个机缘巧合,也被录取了。借着拍摄综艺节目的机会,我想去认识一些有趣的人。

第二个目的比较现实,就是去翻一翻我的身价,不过节目结束以后,我也没有做广告了,这个目的其实没有达到,第一个目的达到了。


Q:录节目的那些天,你日常的工作生活节奏是怎样的?


小龙:我化妆师七点半会到。我六点半起来去跑步,我面对镜头需要脱水。看我几点开始工作,只要我一开始工作就开机了,一般是八点半九点开始(工作)。先在家里工作一段时间,再去公司,一直到凌晨一点,其实就是熬到早上的夜了。


这个部分跟广告公司不太一样。广告公司的创意也好、美术也好,都不会太早工作,大多都是十点、十一点以后。


Q:在团队,尤其是小团队里面的时候,如果你和一位角色重合,会如何去平衡这个关系?


小龙:比如我跟妙妙合作下来,其实我觉得和她很像。很多时候我们的频率、我们的审美、我们的视觉体系是很类似的。这种时候我就会主动去问需要我做什么,我都是愿意配合的。



Q:你怎么评价自己在节目里的表现?就会不会有这种好像把这个很重要的工作做成辅助的感觉。


小龙:我们大家在讨论的时候,都会觉得这是一个文案占据主优势的赛制,它的录制时间、项目周期,文案是最占优势的,美术或多或少会吃亏,当然还有比我们更吃亏的,就是account ,你现在可能也不知道 account 是干什么的。回到镜头外,我觉得文案和美术是一个互相依赖的一个状态,谁也离不开谁。


Q:就美术创作本身来说,你觉得自己在这个综艺里面有没有思考和创意上的瓶颈?


小龙:压力是非常大的,平均来讲两天一个项目,还包括了你前期的策略创意推导。所以其实到你去做设计的时候,就只剩下那几个小时,而且还要做好看。我录制的三十天瘦了 5 公斤。


在节目外,我可能会胡思乱想,不会像把自己逼得那么紧,会像一个小孩一样。比如说,80 年代 90 年代,为什么太空人要我们在飞机上记笔记。因为有很多的数据,那钢笔不行对吧?它没有引力,所以就用铅笔,最重要的是要思考这个想法为什么成立。


我一般会先从如果开始思考,等到我思考了一个不错的,我会用“为什么”去敲这个东西,看他稳不稳。节目外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留给我,完成这个推导验证的过程。



Q:节目里,你最欣赏的导师是谁?


小龙:马姐,马吐兰。我觉得她讲的东西很一针见血,可以马上指出问题,大部分人会花点时间想一想,把问题筛选出来,再指出核心问题。马姐包括 Harry 在 15 秒之内,就能把我需要 20 分钟 30 分钟思考才能找到的问题讲出来,这非常厉害。


Q:对于你来说,跃上高阶有什么挑战?


小龙:可能要少一点热爱。


对我现在的工作来讲,因为不是广告,我没有那么多目标需要去达成,只有一个既定目标,解决这个目标就好。当你没有那么多爱的时候,就会多一点理性,那可能会达到更好的效果。


很多时候一个艺术家、一个歌手,他从一开始非常小众的东西,慢慢做到大众,他开始妥协了,过上了非常好的日子,那可能是因为他可能接受了某种商业化,某种割舍换得的那个市场。


从中阶越上高阶,你可能就要割舍掉你的执行力,你要抓更多的管理、更多的沟通,要放掉更多的权力,就是在设计上放权,要在创业上放权,但是要在沟通等层面上面抓得更紧。所以在我的工作里,可能我少一点热爱,就可以换取多一点理性,因为目标总是理性的。


Q:工作之余的时间你会不会有你自己想做的设计或者投入?


小龙:我真的很想当艺术家。我有写歌的习惯,会把写歌当成一个我的树洞,有点像日记。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每一天都会写,现在已经有两三百首歌了。


我的表达欲可能比较强,写歌的类型偏说唱多一些,做设计、写说唱,它其实都是在表达某一种观点、某一种情绪和态度。



Q:抄袭这件事在广告圈也好,或者是设计师,甚至这个行业来说并不是罕见的现象,你怎么看待这件事?碰到过身边抄袭的真实案例吗?


小龙:我还没有。但是举个例子,我很喜欢说唱,说唱的音乐制作过程就是去采样,然后把一个一个音做成新的旋律。

我的设计一直都是维持这个理念,就是我去采某一个年代的颜色、视觉处理方式、字体,什么都好,然后把它做自己的东西。这个年代是不可能有原创的,因为我们已经活着太久了。


3

Q:参加综艺之后,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小龙:我觉得满足我虚荣心的那层变化还挺多。觉得会被认出来了,会被大众肯定,会有人发私信鼓励我,会被讨论,就是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设计师也好。


Q:录完完节目之后,对你现在所从事的这个工作,或者说岗位有没有新的理解或者思考。


小龙:一个广告片真的能打品牌吗?你要怎么去计算它是否成功了呢?我不知道,当我不知道的时候,我会觉得这个行业很迷茫,甚至很没有底气。所以我并不知道我要不要继续在这一行,可能意义和目的对我来讲,在我现在的人生阶段,我很看重。或者说,去衡量计算一个项目是否成功,这件事情对我来讲很重要。


Q:聊下来觉得你还是一个挺感性的人,会这么定义自己吗?


小龙:我尽量维持理性,因为这是一个理性的社会结构。实在要说的话,我性格是比较感性的。


Q:如果让你给自己贴一个标签,你会贴什么呢?


小龙:想成为艺术家的设计师。



Q:有没有非常想拿的奖,比如戛纳之类的?


小龙:格莱美有一个设计奖项,叫最佳专辑包装设计奖,我挺渴望的。我相信会做到的,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会做到的。


Q:请对想做设计工作的毕业生,还有从业三到五年的广告人,或者设计师说一句话。


小龙:我对毕业生想要说的就是少用抖音,哈哈哈,它不帮助创作,所以少用抖音。多用专业的平台去帮助你,不要走捷径看短视频,做短视频的人可能也不看短视频,多看些长文章。


从业三到五年的人,我想说,可能我还没有获得你们的尊重,所以我不配来指点你。


职业生涯刚刚开始的小龙,与他热爱的、适合的事情共同生活,友好相处。


这幢设计的大厦在灵感和钢筋混凝土里筑起地基,而设计师脚下的路,正通往有序的自由。


采访:Vicky、红薯

撰稿:红薯

 *文中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这文章很赞

收藏(5)

分享

评论(0)

热门招聘查看更多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二维码 下载APP
关闭

意见反馈

关闭

案例认领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
手机

验证码

关闭

用户注册

用户

密码

密码

关闭

手机号重复绑定

您的手机号,已绑定过其他账号

请确定您的下一步操作:

不修改手机号绑定
清除之前账号的手机号绑定,将手机号绑定到当前账号

清除之前账号的手机绑定,可能会导致您无法登录之前账号

验证遇到问题?
请发送邮件到i@adquan.com联系管理员

忘记密码

密码

密码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关闭
APP扫码,安全登录

使用广告门APP在我的页面扫码登录

关闭

账号申诉

已有账号? 立即登录
用户名
手机号
邮箱

关闭

忘记密码

手机号

验证码

返回登录

无法找回? 点此申诉

关闭

信息已提交:

我们会在1-3个工作日内审核完毕,并用
邮件通知您,请耐心等待,谢谢
关闭